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寒門貴子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脫身

    將投降的盧水胡集中安置,收了武器鎧甲和馬匹,又派人送去好酒好肉,該吃吃該喝喝,但是不能隨意走動,更不能出營。

    朱睿表現出來的姿態相當和善,親自接見了什長以上的各級主官,對他們說暫且委屈兩日,等確保城內諸事順當,再讓大家各歸其職,朝廷的封賞也不會吝嗇,但唯一的要求是,必須聽話,不得心懷二志。

    這是題中應有之意,大多數人逆來順受,倒也甘之如飴,不過還是有部分聰明人心中忐忑,怕被秋后算賬,隱隱有串聯暴亂的跡象,這時胡稼主動站出來為朱睿背書,和這些曾經的同僚們談心打氣,拍胸口保證朱睿和楚軍絕對信得過,讓大家稍安勿躁,日后還在一個鍋里討飯吃,互相照應云云。

    由于胡稼現身說法,這才打消了俘虜們的疑慮,安心在營房內喝酒吃肉,沒得節制,很快就醉倒了大半。而朱睿則趁著夜色讓溫子攸帶他來到沮渠烏孤的家宅,望著高門重樓,目光似有不忍之色,道:“全在這里嗎?”

    “是,沮渠氏九族統共六百七十八口,全關押在這里!”

    朱睿棱角分明的臉龐映著門口的氣死風燈的余光,閃爍著明與暗的獨特魅力,他沉默良久,低聲道:“沒得商量嗎?”

    溫子攸淡淡的道:“朱公的原話:沮渠氏,夷九族!”

    “可是……這些都是上不得戰場的老弱婦孺……”

    溫子攸神色平靜的可怕,道:“老者有歲月凝聚的智慧,婦人會孕育和延續家族,孺子也會悄無聲息的長大,變成馬背上最兇狠的狼崽子!”

    朱睿壓抑著聲音,聽起來似有怒火在胸腔間翻騰,道:“我們自詡英雄,還怕婦人孺子不成?”

    溫子攸笑了笑,道:“子愚,項羽英雄蓋世,結局如何呢?劉邦痞賴游俠,結局又如何?聽我的勸,亂世不要學那英雄氣,朱公這樣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做你該做的事,千萬別讓朱公失望!”

    朱睿手握刀柄,巨大的指關節蹦起青筋,就這樣枯立了大半個時辰,猛然轉身離開,冷然道:“動手吧!”

    早有準備的五十名親衛四散開來,點燃數百支火把扔進院子里,院內各處早已潑上胡麻油,頃刻之間,烈火熊熊而起。幸好沮渠的豪宅是獨棟,周邊沒有和老百姓的宅院相連,可就算這樣,大火也燒了將近三個時辰。

    正門、偏門、小門和后門全被鐵鏈鎖死,凄厲的慘叫聲和撞門聲此起彼伏,有那僥幸的婦人抱著幼子爬梯逾墻而出,被候在墻外的親衛一刀一個,砍死了重新把尸體扔回去,個中慘狀,猶如人間地獄。

    朱睿翻身上馬,溫子攸叫道:“你去哪里?”

    “先生守在這,我去做我該做的事!”

    當朱睿帶著武裝到牙齒的白馬鐵騎沖進兵營的時候,胡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連滾帶爬的撲過來,死死攔住朱睿的馬,哀求道:“將軍,我拿性命擔保,他們都誠心歸附大楚,但凡將軍有令,沖鋒陷陣,絕無二話……”

    朱睿低頭俯視著胡稼,眼神如同刺骨的寒風,道:“你全家四十九口已被我保護起來,今夜要么跟著我進去殺人,要么你和你全家一同陪葬。我給你三息的時間,好好考慮!”

    “將軍開恩,將軍開恩!”胡稼雙膝跪地,咚咚磕頭,迸射的血跡流淌了滿臉,慘不忍睹。

    朱睿搖了搖頭,低聲道:“胡稼,我沒得選擇,其實你也沒得選擇。起來吧,拿著你的刀,帶著你的人,跟我走!”

    胡稼渾身顫抖,臉色蒼白的可怕,掙扎了三息,無力的松開了朱睿的馬韁,道:“我……我聽將軍的!”

    朱睿毫無操弄人心的快意,國字臉平靜無比,拔出百煉刀,斜指前方的營帳,發號施令道:“殺!”

    是夜,在營里醉生夢死的一千三百名降兵被坑殺,其中將近三分之一死在胡稼和他的親信部曲手里。

    這可以理解,不管哪個朝代,對自己人最狠的,永遠是自己人!

    高平縣的百姓聽著喊殺聲和看著滿天的火光,擔驚受怕了徹夜,翌日醒來,突然發現屹立安定郡百余年的沮渠家燒成了斷壁殘垣,城郊的兵營里也空無一人,整座城的街道都能看到白馬鐵騎來回巡邏,就是再蠢笨的榆木腦袋也明白:安定郡,天變了!

    “盧水胡有三姓門閥,沮渠氏已族誅,胡氏收歸麾下,還有彭氏盤踞朝那縣,可讓胡稼帶兵前往征剿,他殺的胡人越多,越是對將軍忠心,可以信任并且重用。”

    “安定郡最重要的是蕭關,要繼續加固關隘,派心腹之人防守。兵力不足,可召當地漢人入伍,稍加訓練,守關足夠了。”

    “朱公謀秦州刺史之位,如無意外,將以你為安定郡太守,要盡所有努力,把此地經營的固若金湯,成為你的臂膀和羽翼。”

    “沮渠氏搜刮多年的財物堆積如山,這是你賞賜部曲、招募新卒和收買人心的底氣。”

    “漢人被盧水胡欺壓久了,只需略施恩惠,就能效死用命,這是你在此地立足的根本。”

    “高平西北有紅崖馬場,盧水胡的戰馬皆出自那里,好生經營,至少可養出萬余精銳騎兵。”

    溫子攸又詳細交代了關于怎么治理安定郡的大致方略,看著窗外微微泛白的,笑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子愚,我就要走了!”

    朱睿驚詫道:“啊?這么快,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向先生請教……”

    “我沒什么可以教你的了!”溫子攸背對著朱睿,眸底深處不可見的地方閃過了幾分可惜的神色,似有某些話想說,可終究還是沒有開口,

    朱睿沉默了會,笑道:“也好,長安那邊更需要先生……”

    溫子攸站起身,推開窗戶,閉上眼睛,全身心的沐浴在清晨的空氣里,道:“不回長安!我打算云游四海,去看看各地的山川景致。”

    “這個……”朱睿猶豫了片刻,道:“先生,四叔之前沒說你要離開……”

    溫子攸輕笑道:“朱公交代過你,不許放我走嗎?”

    朱睿忙道:“怎么會?四叔對先生很是敬重……”

    “那就好!”

    溫子攸轉過身,拱手作揖,道:“請告訴朱公,當年富春縣死牢里的活命之恩,子攸沒齒難忘,只是這么多年忠義兩難全,為了朱公的大業,負了姚吉,負了涼國,也負了太多太多的人,今時今日,身心俱疲,只愿和良人為伴,悠悠山水間了此余生,還望朱公成全!”

    朱睿鄭重回禮,道:“我雖和先生是初識,可從四叔那聽過太多關于先生的事,心中仰慕已久,不管再大的恩情,先生用了十年光陰來償還,早該兩清了。先生安心且去,四叔面前,自有我一力擔之!”

    “謝過子愚!”

    朱睿孤身送出城外,望著溫子攸青衫如畫,和月痕策馬同行,消失在遠處,高大的身子仿佛凝固在了熾熱的陽光里,漸漸的朦朧起來。

    羨慕嗎?

    也許吧!

    可他還有他該做的事,男兒丈夫,自當立功名于馬背,留清芳于青史,豈可效那小兒女狀,終老于床榻之上?

    過了蕭關,一路往西,溫子攸突然加快了速度,道:“辛苦些,今夜要趕到開頭山腳下的月支鎮。”

    月痕的眉心露出憂色,道:“郎君是怕朱睿反悔么?”

    “朱睿有英雄氣,不屑做這等事,但朱智可未必愿意放我歸隱山林。我料定他在朱睿軍中安排有后手,此時想必正追趕我們而來……”

    月痕驚道:“那可如何是好?要么郎君先走,我阻攔一陣!”

    溫子攸的目光溫柔似水,從馬背探過去,握住月痕的小手,笑道:“沒關系,只要不是朱信親至,別的人尚不放在你家郎君的眼里。”

    “朱信?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露面了,冥蝶司搜集不到他的任何情報,莫非郎君以前和他打過交道么?”

    “沒有!”溫子攸嘆道:“可我知道,如果朱信出手,你我必然逃不掉!”

    “朱信……真的有那么可怕?”

    “一個正當壯年的門閥子,曾驍勇號稱萬人敵,可這些年卻跟死了似的無聲無息,拋卻繁華,忍耐寂寞,不計名利,難道還不可怕嗎?”

    月痕若有所思,忍不住道:“我還以為朱智把郎君當成知己,可沒想到堂堂江左諸葛,心胸竟這般狹窄,還是要做那鳥盡弓藏的下作勾當。”

    “智者謀局,有始有終,我知道他太多的秘密了,又怕我會被徐佑抓到,如果不死,怎能安枕?”溫子攸倒是不以為然,易地而處,他也要趕盡殺絕,道:“其實論謀略,朱智猶勝徐佑三分,可論格局,卻差徐佑遠矣!徐佑以大將軍之尊,僅僅念及舊日情分,就當真放了你我離開長安,沒有欲擒故縱,沒有口是心非,這是人主才有的氣度,哪怕是對手,我也為之心折!”

    月痕認真的道:“大將軍是好人!”

    能在沉淪浮世,受盡疾苦,窺見人性的丑陋之后,依然給予徐佑這么高的評價,可知在月痕心里,對這位相處其實并不太久,交往也其實并不太深的郎君,始終抱著旁人無法理解的孺慕之意。

    溫子攸懂得她的心,緊緊的握住那冰涼的手,感受著彼此血脈相連的微微顫動,同時笑了笑,然后回首遙望長安,道:“朱智在長安的謀劃還需要朱信協助,他應該沒時間跑來追殺我們。走,先到月支鎮,不管追兵是誰,都要他死無葬身之地,也算是為我和朱智之間徹底做個了斷!”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融资股票会强平仓吗 北京pk拾计划 凡高微赚怎么关注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一定牛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 手机网赚平台 财富牛配资 北京快三和值技巧 百股顺配资 热刺历年英超排名 qq游戏大厅麻将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北京体彩快中彩 平特一肖买100赔多少 股票涨跌价格怎么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