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不世妖孽 >

第288章 再遇故人

    遠觀黃山,千峰競秀,拔地入云,巍峨壯闊,萬壑崢嶸,薄霧綿綿,虹光絢麗,蒼巖絕壁,飛瀑天降,氣勢磅礴,可謂天下第一奇山。

    傳說是軒轅黃帝煉丹成仙之地,遺留不少修真武學,為后人參詳,黃山一派更是奉軒轅皇帝為始祖,歷史悠久,底蘊深厚,為天下第一名門正派。

    論道大會由黃山主辦,每間隔二十年左右的時間召開一次,為期九天,天下各派云集于此,祭祀神明,辯法論道,切磋技藝,迄今已是第五屆,每一屆都有才俊嶄露鋒芒,名揚天下。

    無障師徒三人抵達黃山時將近黃昏,山下是一個幾百戶人家的小鎮,路上的行人很多,大都是趕到這里的修行者,穿過不長的街道,遇見幾家簡陋的客棧和小酒館,不時傳出招呼聲,頗為熱鬧,顯然這是近些年來他們最忙碌的時候。

    來到山門前,便見到一群人,為首的是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枯瘦老道,無障一見到此人,拳頭不由自主的握緊了,眼睛里閃過寒光,這個人便是昆侖的掌門,葉一。

    身旁之人鼻梁挺立,短發卷曲,膚色黝黑,斜披無領紅色寬衣,下著寬松白色長褲,單掌立于胸前,另一只手捻著一串烏黑的珠子,頗為慈善。

    身后的十幾人也皆是這般相貌,身著米黃色短袍,袒露右臂,身體健壯結實,如同銅澆鐵鑄般,與中原人不同,疑似來自西方僧人。

    葉一似乎覺察到了身后那尖銳的目光,轉過頭看向無障,無障沒有避開他的目光,與其對視,也不言語。

    葉一見無障甚是不敬,冷聲問道:“我們認識嗎?”

    無障淡淡道:“不認識?”

    葉一臉色一沉道:“既然不認識,就放尊重些,小心你的眼睛!”聲音之中暗藏內勁向無障迫去,兩人之間的地面都隨之顫動。

    無障衣袖一甩,輕松化解,輕蔑一笑道:“眼睛是我自己的,你若怕見人,可以走遠一些。”這已是在挑釁,就連蕓初也不清楚,一向溫文爾雅的師父,為何突然蠻橫了起來。

    葉一聞言,怒氣上涌,手指一動,一道綠光破空刺向無障的眼睛。

    眼見就要刺中之時,兩只修長的手指出現在那里,正好將那片如同利刃的樹葉夾住,輕輕捻動,“可惜這片樹葉不是茶葉,要不然可以泡一杯茶水來解暑,只好換給你了。”手指輕彈,那片樹葉又飛了回去。

    葉一內心驚異,沒想到無障竟能用手指接住他的這片樹葉,看來實力不弱,然而令他更加震撼的是,飛回的樹葉化為萬千片,漩渦散開,卷向葉一,這可是他獨創的絕技‘一葉障目’,故而道號葉一,并未外傳,這戴面具的小子怎可能會?

    葉一單手飛卷袍袖,將層層葉片吸入其中,這并不是徐市的‘袖里乾坤’,而是他自創的法術‘葉落歸根’,最后那片葉子又回到了他的手中,‘一葉障目’本就是一片葉子,沒想他方才中了自己獨創的法術。

    葉一目光灼灼地盯著無障道:“你是何人?何以偷學我自創的法術?”

    無障輕蔑道:“世間道法無窮盡,你所參悟的也不過是滄海一粒,這如同兒戲的法術寫著你的名字,你會玩,難道就不準他人玩了嗎?就如同你會喝水,就不準他人喝水了?”

    葉一被無障這句話登時給噎住了,又氣憤又疑惑,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何時開罪過這樣的一個年輕人,而且施展了連他的弟子都沒曾傳授的法術,又如此侮辱他。

    葉一正要發怒出手,卻被身旁的紅衣僧人阻止,紅衣僧人上前對著無障雙手合十道:“施主言語雖桀驁,但不無道理,想必施主也是得道高人,不知如何稱呼,仙修何處?”

    無障拱手回道:“在下姓李名忠,身居俗世,并不是什么得道高人,只是現為始皇做一些事情,被始皇稱了一聲先生。”

    葉一聞言心中一驚,心道:“難怪這小子如此張狂,原來是傳言擊敗止水的李忠。”

    止水被擊敗的消息已經傳遍修真界,雖覺不可思議,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但能擊敗止水,其實力可見一斑。

    紅衣僧人初入中土,也曾聽聞此事,連忙道:“原來是李先生,貧僧最近剛聽過大名!”

    無障道:“看閣下的相貌,并非中土人士,不知是何方得道高僧?”

    紅衣僧人道:“貧道室利防,來自十萬八千里外的摩揭陀國,奉阿育王之命,跋涉至此,傳揚佛法,普度眾生!”

    無障幼年時曾在書中見過相關奇聞,西方西賀牛州有諸多國家,這摩揭陀國便是其中最強的帝國,又稱孔雀帝國,以佛教為國教,主張眾生平等,心存善念。

    無障施禮道:“李忠見過大師!”與之前對葉一的態度大相徑庭。

    室利防雙手合十還禮道:“貧僧遠道而來,欲要在貴國建寺傳法,先生是秦國的重臣,熟知禮法風俗,貧僧今后定有麻煩先生之處,還望多多關照!”

    無障道:“大師客氣了,若有需要,在下定會盡力!”

    這時,黃山迎客弟子聽出眼前戴面具的人是李先生,迎上前來施禮道:“我家師尊吩咐,見到先生后,由弟子丹賢帶路,請先生上山。”

    無障略微還禮道:“那就有勞道長了!”

    其中一名昆侖弟子不悅道:“不是說山上的房間已經滿了嗎?為何見到他們來就有了,這分明未將我昆侖放在眼里!”

    丹賢回道:“山上的房間有限,我們許多弟子都將房間空出來,住到了山下,留給那些得到請帖的門派臨時居住,昆侖從未參加過‘論道大會’,此次來訪,的確出乎我們的預料,若是貴派覺得山下的房間條件差,可以到鎮內的客棧住宿,費用由我們黃山來承擔,此番大會,人數眾多,不周之處,還望包涵。”

    葉一冷哼一聲道:“住宿的費用我們還是能拿得起的,不必多說,我們走!”說完,狠狠瞪了無障一眼,扔下一句話,“我昆侖可不會在乎你是什么身份,今天的賬,以后再算!”

    無障嘴角一彎道:“奉陪到底!”帶著逐浪、蕓初,隨丹賢上山。

    山下約有二十多間房屋,整齊排列,房前有庭院、古樹、花卉,景色倒也不錯,已經住下了很多人,除了黃山弟子外,大部分是沒有得到邀請的小門派,雖沒有請帖,但同樣可以上山論道,只是每日需要提前上山,當日結束后,還需要返回山下,麻煩了不少,但這已是黃山盡了最大的努力,許多人是來聽道、長見識的,對于這種待遇,并不在意。

    山路陡峭,兩邊皆是懸崖峭壁,古松蒼勁,奇石星羅,云海變幻,霞光萬道,靈氣充沛,宛若人間仙境,使人心曠神怡,寵辱皆忘,難怪黃山成為修真第一大派,單在這里修行悟道,感悟天地造化,便不知要優越其他門派多少倍,更何況黃山歷史悠久,修真底蘊更是其他門派所不能及。

    丹賢在前引路,也不多說話,一路攀登如履平地,可見其修為至少是得道之境,身后無障師徒邊賞景邊跟在后面,也不曾落下,倒是讓丹賢暗自吃驚,他經常引路,山上山下跑,走這崎嶇的山路自然不費力氣,而這師徒三人,年齡都比他小了將近十歲,走這山路竟比他還要輕松自如。

    半個時辰未到,幾人便登山了玉屏峰,地勢平坦開闊了起來,有許多房屋臨壁而建,中間空出來一個小廣場,這里距離天都峰并不是太遠,上山的各門派便是在此住宿。

    夕陽染紅了云海,空氣清爽,觀景臺前屹立一個倩影,身穿云紋襦裙,在霞光的映照下,冰清玉潔,藍色眸子遙望天際,帶著淡淡的哀愁。

    三年多了,自從師尊命她下山去監視那個人后,她的心境就被那個人擾亂了,再也不能心如止水,那哪里是歷練,那是毀滅,毀滅了她的語言,毀滅了她的味覺,毀滅了她的聽覺,毀滅了她的情感,但她從未后悔過,因為她也曾愛過一個人,雖知他心有所屬,遙不可及,卻又無法抗拒,那個人雖死在了蓮花劍下,但他的影子卻永遠的抹不掉了。

    他真的死了嗎?

    “先生且隨師弟丹玄安排住處,弟子去蓮蕊峰通稟師尊!”丹賢將無障三人轉交給了另一名黃山弟子,轉身離去。

    “先生請隨弟子來!”丹玄指引道。

    “有勞道長了!”

    也許是巧合,聽不進任何聲音的人竟然轉動藍色的眸子看向了無障,而無障也已經注意到了她,她是泰山弟子,妙心。

    四目相對那么一剎那,無障立刻別過眼神,妙心打量了一眼,略現失望,也隨即移開,“怎么可能呢!”不過她又看向那背影,失神了許久。

    這一幕被蕓初察覺到,回頭看了妙心一眼,跟在無障的身后,若有所思。

    只給無障留了一間房子,蕓初與無障雖是師徒,但男女有別,蕓初只好跟泰山弟子合住一間,而那一間便是妙心的住處。

    無障見到了很多門派的弟子,其中便有廬山弟子于歸舟,天山弟子項遠行和蘇巧巧,小師妹夏可心和大師兄白浩天這次竟然也來了。

    三年間,白浩天修習《氤氳養生訣》修為大進,步入散仙之境,順理成章成為了華山掌門,將華山一派發揚光大,也與夏可心剛成婚不久,這些事情,無障回到咸陽時都聽聞過,頗感欣慰。

    無障沒有與兩人相認,知道他活著的人越少越好,何況他們現在過得很幸福,無障不希望他們卷進來。

    休息了約有半個時辰,丹賢便趕了回來,對無障道:“師尊在蕊心殿恭候先生大駕,說有要事相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快3湖北快3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 河北快3开奖结果图 出彩速配 广东南粤福彩36选7 买股票能赚到钱吗 河南省快三开奖结果 西宁特钢董事长级别 中国福彩快三官网下载 上海11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11选5定牛结果 配资平台哪个好优秀融创配资平台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官网 天天彩选四 大乐透奖池余额 手机版11选5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