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武御群雄 >

第八十三章 邀請

    月冷,風冷。

    人冷,心冷。

    不,冷的不是月,也不是風,冷的只是人,只是心,阿豐的人,阿豐的心。

    是夜。

    圓月當空,繁星點點。

    萬毒盆地。

    南面之地,地點位置七二九。

    阿豐孤零零的站在一處崖頂之上,他面無表情,一動不動。

    他不曾看月,也不曾享受風吹。

    甚至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喜歡來這里傻傻的站著,離開月兒回來后,他就喜歡來這里了。

    或許,只因此處孤寂。

    但很明顯,他的人比此處更加孤獨,更加寂寞。

    “你為什么不去縱橫閣找月兒姐姐呢?”

    “你是不是又想要說,她恢復記憶之后,若還想見咱們,自然會自己來找咱們的?”

    “其實,你不過是在自己安慰自己而已。”

    “你是不敢面對恢復記憶的她,還是怕恢復記憶的她已經對你沒有感覺了?”

    關小芽對他說過的話,不知不覺又在他的耳畔響起了。

    他不禁搖頭一笑:“這個人小鬼大的小丫頭!”

    “小丫頭?你是在說我嗎?”不知何時,關小芽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他微微一笑,緩緩坐下。

    關小芽走近他,在他的身旁坐下。

    她盯著他問:“阿豐哥哥,你又在想月兒姐姐了嗎?”

    他苦笑道:“我不想她,還能想誰?”

    她嘟起嘴:“想想想,天天想,想有什么用?我們去縱橫閣見她不就是了?”

    他一臉無奈,沒答話。

    她突然站起身道:“算了,你不去,我自己去。”

    他十分吃驚地盯著她:“自己去?”

    她十分肯定地點點頭:“嗯,我才不像你,光想不做,實在是憋得慌!”

    “你別唬我,也別逗我,你真要去?”

    “真的要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這……我……”

    “算了,看你這婆婆媽媽的,我自己去得了。”

    “哎……丫頭等等。”他忙起身,拉住了她的手,“我怎能讓你一個人去?”

    她理直氣壯地反問:“我一個人不能去么?”

    他斷然道:“當然不能!你小丫頭才幾歲,我不是嚇唬你,萬一途中遇上惡人什么的,你是打不過,也跑不掉,很慘的,知道不?”

    她揚起頭傲然道:“我不怕!”

    他唬起臉道:“這不是你怕不怕的問題,而是我怕你出事的問題!”

    “嗨呀!”她十分生氣,跺跺腳,“你這也怕,那也怕,連去見月兒姐姐都怕,我算服了你了!”

    他拽拽她的手臂:“別瞎胡鬧,走,回山洞睡覺去。”

    她甩開他的手,一屁股坐下,嘟起嘴道:“睡不著。”

    他一愣,也跟著坐下:“那咱們就一起看看月亮,吹吹風。”

    她有些傷感地道:“阿豐哥哥,你說,就算月兒姐姐恢復了記憶,如果她真的永遠不來找咱們了,那怎么辦?”

    他同樣傷感地道:“還能怎么辦?她既不想見咱們,咱們又何必去煩擾她?她過她的,我們過我們的便是。”

    “口是心非。”

    “就算口是心非,反正,我是絕對不會主動去縱橫閣找她的。”

    “你是不敢面對恢復記憶的她,還是怕恢復記憶的她已經對你沒有感覺了?”

    “也許吧!”

    “唉!”她愁眉苦臉,深深地嘆了口氣。

    他不禁相問:“為何嘆氣?”

    她一本正經,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道:“換作我是你,絕對不會這般窩囊!”

    他不以為意地一笑:“小丫頭,大人家的心事,豈是你能明白理解的?”

    “哼!”她很不服氣地一聲沉哼。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轟聲突然響起。

    阿豐和關小芽臉色一變,兩人立即對視了一眼。

    關小芽開口道:“走,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阿豐表示同意:“走,東北方向,一百一十丈處,記住,靜觀其變,我動則動。”

    兩人不再多說,立即飛身而起,直飛向東北方向。

    轉眼之間,便已飛至目的地,兩人凝身空中,俯視下方。

    只見……

    林中,一處空地上。

    對立站著兩個男人,一老一少,一個藍衣白發老者與一個灰衣少年。

    兩人彼此怒氣沖沖,橫眉怒目,顯然是敵對。

    灰衣少年鐵青著臉,冷聲道:“老人家為何阻我去路?”

    藍衣老者冷笑道:“老夫要宰了你!”

    “為何?”

    “你攪了老夫的清夢,老夫非常生氣!”

    “如此,晚輩在此給老人家陪禮道歉了,還望恕罪!”

    “不行,老夫不是那么好說話的人,老夫定要殺了你才能解氣!”

    “非如此不可?”

    “是的!”

    灰衣少年頓時勃然大怒,破口大罵:“老匹夫,給臉不要臉,真當小爺怕了你了?廢話少說,放馬過來!”

    藍衣老者吹胡子瞪眼地道:“有種!看打!”

    “呀——”藍衣老者一聲厲嘯,一掌拍向灰衣少年,地上刮起一陣狂風,飛沙走石,一股排山倒海的氣浪直沖向灰衣少年,掌未到,掌風已氣勢驚人。

    “老匹夫,找死!”灰衣少年一聲怒喝,身子凌空飛起,避開強烈的掌風,一拳擊向藍衣老者。

    “小子,看我的陀螺旋風!”藍衣老者得意地一笑,掌一抬,掌風頓時化作了一若大的陀螺。

    陀螺旋風急速旋轉,罩向了灰衣少年。

    “啊——”灰衣少年惶急地尖叫,欲高飛躲避。

    嗖!

    陀螺旋風的速度終是快了一步,灰衣少年躲避不及,被卷入了其中。

    陀螺旋風似深水漩渦,灰衣少年似深水漩渦中的魚。

    “哈哈哈……”藍衣老者仰天一陣哈哈大笑,神情得意已極。

    突地……

    他看見了凝身空中的阿豐和關小芽,笑容僵在了臉上,不由得大聲喝問:“你們兩個是什么人?”

    “狼拳暴裂——”阿豐怒吼一聲,身子倒飛而下,一拳擊向了陀螺旋風。

    砰!

    轟!

    陀螺旋風被阿豐一拳擊潰,消散不見。

    已是暈頭轉向,身軀搖晃的灰衣少年終于落地站立,喘息不已。

    阿豐在他身邊站立,對關小芽道:“得了,丫頭,下來吧!”

    “來了。”關小芽應著聲,飛身落在了阿豐身旁站立。

    灰衣少年看了看阿豐,又看了看關小芽,拱手相謝:“多謝二位出手相救!”

    關小芽揚揚頭道:“是他出手救你,我可沒本事救你,也沒有出手救你,要謝你謝他,用不著捎帶上我。”

    灰衣少年微微一笑:“一樣,都一樣。”

    只見藍衣老者怒氣沖沖地道:“你們兩個哪里冒出來的,想要多管閑事嗎?”

    關小芽跨前兩步,傲然道:“這位哥哥攪了你老人家的清夢,你要殺他,但你老人家大呼小叫的,卻也攪我小丫頭的清夢,我小丫頭也一樣要殺你!”

    “你……”藍衣老者眼睛一瞪,大發雷霆,“好你個伶牙俐齒的黃毛丫頭,敢情你是來送死來了!”

    阿豐將關小芽拉至身后,冷冷地盯著藍衣老者道:“是不是送死,可不是耍耍嘴上功夫,隨便開口說說就成的,咱們還得靠實力力量說話!”

    “臭小子,年輕氣盛,不知死活!”藍衣老者氣得面紅耳赤,看模樣就要準備動手。

    阿豐忙伸手阻止:“哎,且慢動手!”

    藍衣老者大喝道:“你還有何屁話要說?”

    阿豐板起臉道:“我只是想要先給你老人家一個警告,要打,可不是我個人單打獨斗的陪你,我會和這位兄弟一起,一起攻擊你,你若看不起我們兩個聯手,你一笑置之,你若有所擔憂,則還是不要冒險,速速離去的好,是去是留,還望你老人家好自斟酌,咱們都是要殺人的人,可不是打鬧著玩的,沒有十足的把握,最好不要輕易出手,還有,剛才你也看得清清楚楚,你那什么陀螺旋風,可是經不起我的一拳!”

    “臭小子,算你厲害!”藍衣老者略一思索,狠狠地瞪了阿豐一眼,隨即飛身遠去。

    他確實沒有十足的把握,這是在玩命,他沒膽玩。

    真正不怕死拿命玩的人,畢竟還是少數。

    灰衣少年再次向阿豐表示感謝:“在下縱橫閣周棱,再次謝過兄臺出手相救!”

    “縱橫閣?”阿豐和關小芽都倍感意外,吃驚不小,不約而同的驚呼出聲。

    周棱點點頭道:“是的,怎么了嗎?”

    阿豐肅容道:“想來周兄來此萬毒盆地必有事情,不知是何事情,能否方便告知?”

    周棱沒有猶疑,立即答道:“當然可以,其實也沒什么,實不相瞞,我是要去前面的地點位置七二九,找一個叫阿豐的人。”

    “找阿豐?”阿豐更是吃驚,脫口大叫。

    關小芽定定神問:“周哥哥,你找阿豐干什么?”

    周棱笑道:“在下奉閣主之命,前來邀請他到縱橫閣,請他喝酒,怎么,聽小姑娘你這口氣,莫不是認識那阿豐?”

    關小芽哈哈一笑:“周哥哥,你要找的那阿豐,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呢!”

    周棱愣了愣,隨即盯著阿豐道:“你……你就是阿豐?”

    阿豐立即拱手見禮:“在下阿豐,見過周兄。”

    “哈哈哈……”周棱大喜過望,一陣大笑,“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网赚程序 体彩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36选7复式价格投注表 4399四人单机麻将 股票涨停可以卖出吗 一点红六肖期期中特 追光娱乐棋牌下载 幸运农场全中多少钱 西甲积分排名 腾讯分分彩选号技巧个人经验 麻将来了血流换四张玩法 公司股票下跌 内蒙古11选五规则 最好赚钱的网络游戏 江苏7位数开奖视频 捕鱼达人3无限内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