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北境之王 >

第503章

    郭嘉自從回了鄴都之后,只在韓湛的州牧府里露過兩次面,然后就待在自己的府邸里,日日飲酒作樂。而韓湛自己忙著排練黃梅戲,也沒叫人去叫他。

    一兩天不見韓湛召喚自己,郭嘉還不太在意。可一連半個月,韓湛都不曾派人到過自己的府邸,這就令郭嘉感到很意外了。為了搞清楚怎么回事,他決定親自登門拜訪。

    郭嘉騎馬來到了州牧府前,還隔著老遠,守在門口的羅布就看到了他,連忙迎上前施禮“小的羅布,見過軍師!”

    郭嘉勒住了馬,俯身問“羅布,主公可在府中?”

    “在在在!”羅布聽到郭嘉的這個問題,連忙使勁地點點頭,用肯定的語氣說“這半個月來,始終不曾離開府門半步。”

    “半月不曾離開府邸?!”郭嘉翻身下馬,皺著眉頭問“那主公每日在府中做些什么事情消遣?”

    羅布伸手從郭嘉的手里接過馬韁,拽著馬朝府門方向走,嘴里說道“主公每日在府中領著一幫樂坊女子,排練他新編的黃梅戲。”

    “黃梅戲?!”聽到羅布這么說,郭嘉的臉上露出茫然的表情,他驚詫地問“黃梅戲是何物啊?”

    “主公說,黃梅戲就是一種新的戲曲……”羅布的話剛說了一半,就看到郭嘉皺起了眉頭,擔心自己三言兩語說不清,便嘿嘿一笑,說道“軍師,小的嘴笨,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您還是到府中親眼去看看吧。一看,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郭嘉點點頭,邁步朝府門走去。站在門口的兵士,連忙躬身向郭嘉行禮,并隨后打開了大門。羅布把馬韁扔給了其中一名兵士,讓他把馬牽到后面的馬廄,自己恭恭敬敬地引郭嘉入府。

    距離后院還有二三十步時,郭嘉就聽到了從院子里傳出的唱腔,不禁停下了腳步,對羅布說“里面正在唱的,莫非就是你所說的黃梅戲?”

    “正是。”羅布陪著笑說“軍師可以到里面去聽聽,保準您聽了救喜歡。”說這話時,他朝正在后院入口處那幾名心不在焉的兵士看了一眼,補充說,“您看門口的那幾位,就是被里面的黃梅戲所吸引了。”稀奇的唱腔,和門口士兵的失態,讓郭嘉對韓湛發明的黃梅戲充滿了興趣。

    郭嘉快步地走進了院子,只見院子中間站著兩名年輕美貌的女子,正咿咿呀呀地唱著自己剛剛聽到的曲子,旁邊有一隊樂坊女子正在用樂器為她們伴奏。而自己的主公韓湛,正倚在一張臥榻之上,閉著眼睛搖頭晃腦地聽得不亦樂乎。

    看到韓湛聽得如此入神,郭嘉連忙快走兩步,來到了韓湛的面前躬身施禮“屬下參見主公!”

    正聽得帶勁的韓湛,猛地聽得郭嘉的聲音,連忙睜開了眼睛。等他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郭嘉,連忙坐直了身子,招呼對方說“原來是奉孝來了,快點坐下一起聽曲。”

    郭嘉在韓湛的面前,沒有那么多講究,見他招呼自己坐下,便大大咧咧地坐在了韓湛的身邊,好奇地問“主公,這些女子唱的是什么啊?”

    “黃梅戲。”韓湛隨口回答之后,覺得自己說得不太詳細,又補充說“是本侯自己琢磨出來的。奉孝,怎么樣,好聽否?”

    “不錯,不錯。”郭嘉覺得這曲子的唱法固然稀奇,但的確是好聽,便點著頭說“不光曲好聽,這兩個女子唱得也好聽。但不知叫什么曲子?”

    “她們正唱的是《女駙馬》,左邊的女子演的是故事里的公主,而右邊的女子演的是馮素貞。這個故事講的是……”韓湛為了引起郭嘉的興趣,特意把《女駙馬》的整個故事,詳細地講了一遍,最后說道“最后皇帝做主,放出了含冤入獄的李兆廷,并讓他與馮素貞成了親,有"qingren"終成眷屬。”

    “有趣,的確有趣。”郭嘉聽完韓湛講完整個女駙馬的故事,又望著面前唱曲的兩位貌美女子,不由連連點頭說“主公所琢磨出來的這個黃梅戲,果然是非同凡響。若是傳了出去,想必很快就能風靡京師。”

    “本侯打算過幾天帶這些女人進宮,把黃梅戲唱給當今圣上聽。”韓湛似笑非笑地說“他整日窩在宮里,也沒想著出來走走,總要找點東西給他解悶吧。”

    聽到這里,郭嘉不禁沉默了半晌,他原以為韓湛折騰出這玩意兒,是為了自己取樂消遣用的,卻沒想到是為了當今圣上。別看他是韓湛的軍師,但這段時間京師里有傳聞,說韓湛欲代漢而立,雖說他并不相信這種謠言,但心中多少有些芥蒂。此刻親眼看到韓湛為漢獻帝準備的消遣之物時,覺得自家主公根本不會有什么反叛之心,否則也不會費盡心思為漢獻帝準備這些東西。

    韓湛說完話,以后郭嘉肯定會發表自己的意見,誰知等了半天,卻沒有聽到聲音,他扭頭一看,發現郭嘉正盯著唱曲的女子發呆,便抬手在他的肩頭一拍,問道“奉孝,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你在想什么?”

    郭嘉從沉思中驚醒過來,他沖韓湛笑了笑,隨口說道“主公,屬下是想,僅僅一個《女駙馬》,讓陛下聽兩次,恐怕他就會厭煩了。假如能多幾部黃梅戲,可能會更好一些。”

    “奉孝莫要擔心。”韓湛以為郭嘉剛剛就是在考慮此事,便把手一揮,大大咧咧地說“本侯怎么可能只準備一部《女駙馬》呢?排練好的黃梅戲還有一部《天仙配》,等這部唱完之后,讓她們再唱給你聽。除此之外,本侯還有《牛郎織女》和《追魚》兩部,如今正交給昭姬她們潤色,等她們寫完之后,就可以正式排練了。”

    韓湛腦子里能記得的戲曲固然多,可要是讓他一一寫出來,可是一件費時費力的事情。因此他想了個折衷的辦法,就是把蔡琰等人召集起來,把自己所知道的故事,講給她們聽。等講完后,再讓她們去把這些故事整理出來。

    “《天仙配》?!”剛剛韓湛講述《女駙馬》時,就讓郭嘉驚嘆不已,此刻聽說還有一部《天仙配》,連忙追問道“不知又講的是什么故事?”

    “《天仙配》嘛,”見郭嘉對《天仙配》有興趣,韓湛輕輕地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開始向他介紹這部戲劇“書生董永mài shēn傅家為奴,以所得銀錢葬父,孝行感天。恰七仙女有思凡之意,玉帝乃命七仙女下凡,與董永配合百日夫妻。董永于上工之日,在槐蔭樹下與七仙女結為夫妻。后七仙女一夜織成十匹錦絹,傅員外將三年長工改為百舊;又收董永、七仙女為義子、義女。百日期滿,夫妻二人辭工回家,途中七仙女告知董永實情,并贈羅裙、白扇寶,約定來年二月十五日送子相會后,在槐蔭樹下重返天庭……”雖說韓湛所講述的天仙配,與后世大家所熟悉的那部黃梅戲有很大的出入,不過還是讓郭嘉聽得津津有味。

    等韓湛講完,郭嘉還意猶未盡,連聲追問道“主公,這部《天仙配》著實精彩,但不知那《牛郎織女》和《追魚》,又是怎么一回事?”

    “莫急,莫急。”看到郭嘉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索科夫不禁啞然失笑“奉孝,《牛郎織女》和《追魚》恐怕還需要一些時日,你還是先安心地聽聽《天仙配》吧。”說完,韓湛站起身,抬手打斷了正在唱曲的女子,吩咐她們說,“《女駙馬》就先唱到這里,現在給奉孝唱唱《天仙配》。”

    正在唱曲的兩位女子答應一聲,轉身返回了不遠處的廂房,準備換好新的戲服,再過來為韓湛和郭嘉唱《天仙配》……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