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花都最強醫神 >

第2774章 全大人

    段嫣然聽到問的,有些想笑,但為了禮數不能笑出來,這實在是有些不一樣,這是敵軍的兵馬統帥么?

    這簡直就是一個女人,化妝,還灑香水,不!灑香水是都市的說法,應該說是薰香水,這兵馬統帥不走尋常路啊。

    “這是醒神靜心熏香。”段嫣然道。

    “可否送我一些?”范桐到是要道。

    段嫣然則是無所謂,直接讓傲神去拿給他,這種熏香只是醒神靜心的,算不得什么太珍貴的東西。

    傲神很快拿來了一盒子,遞給了范桐。

    范桐接過來,行禮,離去。

    “主母,這是男人么?”傲神等人走后,忍不住笑了出來道。

    “是。”段嫣然道:“只是個人習慣而已,也算是愛好,只是這名字有些說不過去。”

    “確實,叫飯桶,知道名字的,也就算了,不知道的,真會這樣叫。”傲神等人道:“那現在準備演戲,這傷亡還是要見的。”

    段嫣然點了點頭,確實是要見傷亡的。

    “做的像一些。”段嫣然提醒道。

    傲神等人知道,旋即拱手離去。

    不過返回的范桐,剛走到帳篷處,看到四位將軍站在帳篷外,那臉色也是相當難看的。

    范桐看到,知道帳篷內恐怕來人了。

    四位將軍用眼神跟自己的兵馬統帥示意了一些。

    范桐知道怎么回事,走了進去。

    只見帳篷內,一老者坐在首位上,面色冷峻,顯然是在等。

    “全大人怎么過來了?”范桐看到,忙行禮道:“小生這廂有禮了。”

    “范桐,你打算什么時候進攻啊?”全大人卻不陰不陽一句道。

    “全大人這是何意啊?”范桐到是好奇了,道:“現在不是進攻著呢么?”

    “甚至戰況慘烈。”

    “范桐,你可是兵馬統帥,不能說假話的?”全大人道:“到底是進攻還是沒有進攻,難不成你不知道?”

    “全大人,這話從何而來啊?”范桐揣著明白裝糊涂道:“小生不明白了,這前方將士正在進攻,難不成大人沒有看到?”

    “看來大人是公務繁忙,是沒有看到,老眼昏花了,也難怪大人會這樣詢問小生。”

    “范桐,你別給我耍心機。”全大人道:“我可不老,我是修煉者,你可知罪?”

    “知罪?”范桐到是假裝不解道:“我說全大人,您這是唱的哪一出啊?”

    “可別嚇小生啊。”

    “哼!”全大人道:“你覺得是不是看不出來你故意不打的?”

    “你確實是在進攻,只是這進攻,是真的進攻么?”

    “照你這么打下去,何時才能夠覆滅帝皇山?”

    “又何時覆滅凌牧搖?”

    “范桐,莫要裝。”

    范桐則是一臉無辜道:“全大人,我的將士戰斗力就是如此,帝皇山的戰斗力你也看到了,非我們進攻不下,實在是太強。”

    “況且我們也正在商量對策,能否殺進去。”

    全大人知道這位范桐會說話,甚至會狡辯,偏偏還抓不到證據,確實在進攻,這是事實。

    明知道是在不打,偏偏怎樣不了他。

    “范桐,上面的意思是讓你一個月之內拿下帝皇山,你可能夠做到?”全大人道。

    范桐聽到一個月,很是意外,竟然如此著急,一個月想要覆滅帝皇山,根本不可能,就算是真正的開打,半年都不見得可以進攻一步,這太難,純屬是在給他出難題。

    “盡力而為。”范桐沒有說能做到,也沒有說不能做到,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全大人聽出來了,逼著范桐回道:“是能,還是不能?給我一個準確答案。”

    “全大人,我給了啊。”范桐道:“盡力而為。”

    “你少跟我扯犢子,這是模棱兩可的回答。”全大人直接點出來道。

    “沒有啊。”范桐很是無辜道:“我這就是回答啊。”

    范桐忙右手一揮,一個儲物袋出現,塞給了全大人道:“全大人,小生這不是在攻擊么,你也知道,帝皇山真的不好攻擊,我要是有辦法,絕對殺進去,這太難了,一個月怎么可能呢?”

    “就是一年也未必。”

    “少跟我扯淡,拿走。”全大人卻道。

    “小生這不是沒辦法扯淡么。”范桐再次拿出來一個儲物袋,塞給了全大人。

    全大人表情可是變了,眼神有意無意的看著儲物袋。

    范桐再次拿出來一個儲物袋,塞給了全大人。

    “全大人,你看這里是戰場,很危險,就回去吧。”范桐道:“傷到您了,小生可擔待不起啊。”

    “也行。”全大人則是變了一張臉,那還有之前那一張臭臉,看來地位再高的人,也是愛寶貝,愛錢財的,這是人之常情。

    “那我就先走了。”全大人起身,離去。

    四位將軍則是走了進來。

    “看來上邊知道了。”四位將軍面露難色道。

    “知道了又怎樣?”范桐笑道:“有這位全大人回去說,自然沒問題。”

    “他?”四位將軍好奇道:“這不可能吧?”

    “你們不了解他,要是了解他,你們就知道了。”范桐道:“此人很愛各種寶貝,錢財,各種丹藥等,無非給一些好處而已。”

    “放心吧,收了好處,不辦事情那是不可能的。”

    范桐這一點還是有把握的,不然剛才為什么會塞給他儲物袋?這就是瞅準了全大人的缺點。

    四位將軍聽到,也知道沒事情了。

    “可是時間長了,還是會被看出來。”四位將軍擔心道。

    “所以隔一段時間就見見血,來一次大傷亡,僅此而已。”范桐道:“好了,你們下去吧,該怎么做就怎么做。”

    四位將軍拱手離去。

    范桐拿起來鏡子,看著自己的面容。

    “還是我有本事,能不打就不打,反正將士不能損失太多,你們這些高層,真是搞不懂,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和帝皇一脈爭個高低,圖個什么?”范桐道:“小生可是不想打。”

    “當然是利益唄。”然而帳篷內出現一道黑影。

    范桐聽到聲音,放下鏡子,看著那黑影。

    “你怎么來了?”范桐好奇道。

    【第二更!!!!!!】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打篮球的规则 股票融资技巧·杨方配资 南方双彩最新版下载 喜乐彩票是正规的吗 福建快3历史开奖号码 众彩网山西体彩11选5 赣州期货配资 黑龙省11选5开奖结果 有全屏炸弹的捕鱼游戏 安装欢乐棋牌游戏 信达赢配资 内蒙古快三助手 金佛论坛一波中特最准 熟客温州麻将app 9码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