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上品衙內 >

一六八章 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雁門關外,四人在馬上佇立,種彥峰此來當然不為過關,他只是到素有中華第一關之稱的地方感受下歷史沉淀的味道而已。

    “往東經過平型關、紫荊關、倒馬關便能直抵幽燕了吧。”種大少看著這座風雨中矗立千百年雄關,心里感慨頗多,雁門關始修建于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之時,這里發生過太多決定天下命運歷史走向的大事,李牧戍邊、蒙恬擊胡、匈奴入寇、昭君出塞,漢武北伐等等。

    唐時北御突厥,宋代征伐契丹,雁門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和大唐薛仁貴等英武的表現不同,這里對大宋來說更多的是一次次失望和恥辱,雍熙北伐氣勢恢弘,結果卻把漢人的丟到了家,楊業都被生擒活捉后絕食而亡。

    “應該是了,只是小人見識淺薄,并沒聽過平型關,雁門關東去有一寨堡,其形如瓶,世人稱為瓶型寨!”四人中一位和和種彥峰年紀相仿的青年緩緩開口解釋道,這青年名喚李二,他和鄭屠的小舅子李三并沒有半點關系,李二原名李二狗,不是綽號也不是乳名,大名便是這個。

    李二狗的爹李老漢是種家的門房,不出意外他長大后也會接替老爹的崗位,但二狗從小和種小七關系不錯,小七如今正是用人之際,二狗哪能不跟著水漲船高,他已經雁門縣地區的管事,負責西北商團極為重要的中轉和走私工作,這會再叫二狗已然不合適,便去掉狗字叫了李二!

    “嗯,知道了!”種彥峰沒有過多解釋,是他自己疏忽了,歷史上著名的平型關在這會還沒有建立,“這可有楊令公的祠堂?”

    “不曾有,我問過趙員外,他說楊大人尸骨還在遼人手里,我們實在沒臉在這里建廟祭奠他老人家。”李二謹慎的解釋道。

    楊業投降大宋后屢立戰功,對遼作戰更是勇猛無比,世人時稱其為楊無敵,后來卻因為宋太宗手下監軍王侁的胡亂指揮而敗,當然宋人的屈辱不止如此,靖康之后二帝及皇室宗親、文武大臣就是經過這里被擄到金國的。

    “無妨,將來我們直接在朔州陳家嶺給楊令公建立祠堂!”種彥峰大手一揮,“走吧,去見見趙員外,來了一趟如果不露面,人家該挑理了。”

    “小人帶路!”李二恭恭敬敬說道,隨后便在前面引路,李二雖然不姓種卻也是從小在種家長大的,眼前的小衙內他認識也有十幾年了,但今日一見發現主子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無論氣質神態語氣都簡直判若兩人。

    不過想想便也釋然,別說人家是如今聞明天下的小小種了,就算自己當了個管事后變化又何曾小過,只不過主子剛才那句在朔州給楊公建祠堂當真霸氣無比,那可是遼國的地盤……

    雁門關離代縣并不遠,半傾后眾人便已經趕到,正如種彥峰所料趙員外一家老小及莊客都已經恭候多時了,種大少心里苦笑,姓趙的這個地頭蛇勢力當真不小,如果自己過門不入還真把人給得罪了。

    “趙大哥,久違了!”種彥峰翻身下馬后立即拱手道。

    “見過衙內!”趙員外爽朗的笑著道:“多日不見衙內之名已經響徹京城,連我們這偏遠地區都知道了,衙內百忙之中還能來我這窮鄉僻壤,趙某真是三生有幸啊!”

    “見過公子!”一聲清脆悅耳的問候響起,眾人的目光立即被吸引了過去,只見聲音的主人一副柳葉彎眉,兩只杏花媚眼,尖下巴上的瓜子臉比過去更加飽滿了些,身材亦是如此,微微隆起的小腹說明她的身份也更高了。

    “嫂夫人和我也是老相識了,不必見外!”種彥峰伸手虛扶了下對方,笑著說道:“若是男孩,我認他做義子可好?”

    “哈哈,那是我趙家的榮幸。”趙員外挽住種彥峰的手臂,熱情道:“哪能讓衙內在這里站著,酒菜早已備好,衙內快請!”

    “請!”種彥峰也爽朗笑道,種大少本來十分看不起金翠蓮這種心機綠茶婊,但他從李二那得來消息,趙員外對這個外室寵愛得無以復加,金翠蓮不僅搬進了趙家大院,形勢更力壓主母,今日趙員外不帶妻子卻只讓她來就可見一斑。

    趙員外是種彥峰在雁門的重要伙伴,這個毫無依靠的女人既然已經能讓趙員外言聽計從,這份手腕已經可以得到種大少的刮目相看,當然眾人都不知道的是,趙員外是確定魯達不在的時候才敢讓金翠蓮出來見人的,他對魯達上次的表現還心有余悸呢……

    酒桌上推杯換盞自不必提,種彥峰這邊石寶和王寅滴酒不沾,不論誰勸都是如此,王寅還好至少找些要保護主子啊、自己身體不適啊等理由,石寶這家伙連理由都懶得找,弄的人家端杯過來的都好生尷尬,好在李二酒量也不錯,幫種彥峰扛了不少。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趙員外今天明顯很高興,喝的已然有點大了,只見他拉著種彥峰的手臂,“小衙內,我兒子的名字就等你給取呢?”

    “哈哈,好說,我已經給你想好了!”種彥峰喚下人拿來筆墨,直接在紙上寫了兩個大字——趙昚!種彥峰并不是對宋孝宗厭惡而惡搞他,相反種大少對那位銳意進取的皇帝很有好感,光從他為岳飛平反這事也是不能被黑的,相反如今有自己在,趙構這條狗就再也別想當皇帝了。

    所以趙昚也就沒了用武之地,這個名字是一份敬意,種大少希望自己這個未出世的干兒子,把這個名字繼續發揚光大,完成歷史上宋孝宗未竟的事業,北伐恢復故土,只不過宋孝宗想恢復的是汴京,而種彥峰要的卻不止是幽燕!

    在座的趙員外那邊的人基本都沒什么文化,趙員外雖然通曉文墨但此刻已然喝高了,喊了兩聲好便就不省人事,金翠蓮帶著幾個家丁把自家老爺抬了回去,隨后才對種大少服了一禮,“家里丫鬟已經備好湯浴,請衙內移步客房休息。”

    “勞煩嫂夫人費心了,我還有些事情要去商行處理,今夜就不叨擾了,等我這干兒子出生后,我再來恭賀!”種彥峰來去如風,說罷便帶著石寶王寅及李二離開。

    金翠蓮看著種彥峰瀟灑的背影,再瞧瞧人過中年已經爛醉如泥的趙員外,她發現當真是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其實趙員外無論人品相貌還是財富都能甩鄭屠好幾條街,當初金翠蓮不過是個能給鄭屠做妾都感覺攀上高枝的主。

    如今時過境遷,少奶奶當的久了難免眼界更高了不少,金翠蓮看著微微隆起的小腹,先嘆了口氣,隨后神情卻又是一松,有了這個兒子至少這輩子和種彥峰的聯系是斷不了的。

    金翠蓮發現原來自己在渭州那會才是和種彥峰差距最小的時候,雖然自己被一個破爛屠戶棄之如履,但那時畢竟還算沒有主的,自己容貌姿色并不差,給種彥峰當個丫鬟甚至侍妾也未必沒有可能,畢竟種大少那時也不過是個普通的衙內罷了。

    可惜那會金翠蓮還沒有現在的心計和手腕,她覺得如果時光倒流她哪怕死皮賴臉撒潑打滾也要跟著種彥峰,金翠蓮覺得給種大少這樣和自己年紀相仿的青年才俊當丫鬟也強過現在的少奶奶。

    這就是明顯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恐怕真有那么一天她也一樣會后悔,人都是一樣的,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正應了那句老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

    <!—— 上拉加載下一章 S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信誉棋牌游戏评测网站 股票指数基金分几年型 信托理财平台 江苏快3基本二码遗漏 贵州11选5前二组遗漏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福彩北京快3最新开奖走势图 南宁股指期货配资 东京快乐8开奖查询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股票每日推荐网 山西十一选五数据 安徽福彩快三看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