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界軒轅決 >

第五百三十五章 似曾相識

    光芒大放的狹小山洞里,伴隨著一聲悶響,那沉重的石門,緩緩打開。

    “打開了,小姐!”

    一左一右的妖女皆是輕舒了口氣,不過她們并沒有立刻進去,而是就地調養,剛才的破陣,對她們的消耗很大,在這種陌生的環境里,保持好的狀態,才會將發生意外的風險降到最低。

    身披淡藍色的煙莎的妖女并未立馬調養,而是盯著那敞開的石門,略有困惑。

    “奇怪,憑我現在的能力,應該不會這么輕松才是,剛剛應該是陣法松動了才是,難道真會這么好運?”

    煙莎女子快速回憶著之前的一幕,她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直覺,憑借她的手段,真要破解此陣,消耗必然會達到九成,甚至破陣失敗,可現在,她只用了兩成。輕松的感覺,反而讓她感覺有些不自然,這里的陣法雖然年代已久而漸漸出現殘缺,可也不會這么弱才是。

    難道是有人捷足先登?不,這可能性微乎其微。一路上的殘缺陣法,大多完整,沒有任何被破解過的跡象,參照之前的經驗,這也是煙莎女子感覺到破解這石門的不自然,輕松,真的是太輕松了。這種輕松,就好像是有人在刻意幫她一樣,可到達這里的,只有她們而已。

    “難道,這真的只是偶然?”

    煙莎女子心中想著,她實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來說服自己,畢竟這種偶然,在破解陣法時也是存在的,沒有完美無缺的陣法,即便是神,也不到,除非,可惜她想不出有什么除非。道有言:一物降一物。陣法亦是如此,一陣降一陣,若真有最強的結界陣法,那就不會有現在的結界師的盛世,各種陣法層出不窮。正因為沒有最強的陣法,才會有陣法的千姿百態。而陣法之間,就存在著互通性,這其中的奧妙,也就只有真正的結界大師才能領悟,這就好比一只老鼠,卻能爆發出大象的力量一樣,說成以一化萬,也毫不為過。

    “小姐,那闖入者剛觸碰了我的隱匿陣法,恐怕半炷香的時間就會到達這里,我們……”

    “無需理會,若是他礙事,直接殺了便是。”煙莎女子淡淡道,她根本就不在意這個闖入者,就算相遇,該擔心的,也是對方吧。萬戰星域那些所謂的絕世天才,在她眼中,不過是隨手布置一道陣法便可擺平的罷了。

    三人皆在石門前調息了一陣,確認石門無恙,這才小心翼翼的踏入其中。

    進入石門,最先看到的,是桃花,漫天花舞,飄然灑落,自然的落在三人的肩膀上,秀發上,女子戴花,別有一番風情。

    煙莎女子探出手來,接下一片輕飄飄的花瓣,玉指觸碰,這是真的桃花瓣,可為什么,她看不到一棵桃花,這漫天花景,又是從何而來。

    她注意到了自己的腳下,此時此刻,一條由花瓣鋪成的小路,似要指引何處,而她,就站在路的中間,沿著這條花瓣鋪就的路向前,就會進入距離百步的迷霧中,那里面,又會有什么。

    那迷霧之中,所有的感知被隔絕,根本就無法從外界窺測,未知的,往往隱藏著未知的危險。

    旁邊的兩個女子先行出手,對于這種迷霧,最好的,無疑是驅散。兩女各取出一件外形似鈴鐺的寶物,同時打出法訣,激發寶物之威,當即,伴隨著一股灼熱氣息的升騰,層層迷霧中,出現了一條清晰的通道,似乎可直接穿越這片迷霧。

    “可以了。“

    正當二女再度出手,煙莎女子喝止了她們,并先踏一步,走入那開辟出來的通道。

    聞言,二人也是立刻收回了寶物,緊跟其后。本來,她們是不會對萬戰星域存在的遺跡有什么興趣,可是最近所破解的陣法,讓她們對這里的看法發生了變化。或許萬戰星域與她們的故鄉相比,滄海一粟,可是,就有一些性格古怪的老前輩,喜歡尋找一些弱小的世界,在大限到來之前,安度晚年。

    通過這一路上破解的殘缺陣法,不難推斷出,這里,必然來過一位修武高深的前輩,如果這些陣法是完好的,那她們絕不可能進入這里。

    正巧的是,那條桃花鋪滿的小路,剛剛位于被打通的通道內,三女也算是有了一個暫時的目標,這桃花路的終點,有什么?

    “不解的情,不斷的緣……“

    煙莎女子嬌軀一震,腦中古刻有了轟鳴,這聲音滄桑無比,似蘊含了無窮無盡的歲月,如同在時間的長河里漂游了無數年,仿佛從靈魂中回蕩。 讓煙莎女子的心神顫抖了一下,雙眼在剎那間,有了迷茫。

    “小姐,你怎么了?”

    身邊兩女在煙莎女子出神的霎那,便召出一口古鐘,迅速放大,將三人籠罩在其中,此鐘名定鼎,對神識類的攻擊,有著極其強大的克制作用。在修武者的世界里,也不乏有一些強大的修武者,死后靈魂不滅,通過特殊的手段來以他人之軀,來重生自己。二女正是猜測到這點,才會毫不猶豫召出定鼎鐘。

    “小姐,你怎么樣!”二女很是焦急道,當煙莎女子踏入這里第一步,身體便僵在那里一動不動,著實把她們嚇了一跳,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她們離死也就不遠了。

    “沒什么,收了定鼎吧!這等寶物,還是不要輕易動用。”煙莎女子回過神來,她是強大的結界師,在精神力方面的造詣,遠超身旁二女,普通的神識攻擊,根本奈何不得。

    可為什么,剛剛,她沒有任何的抗拒,任由那聲音在她的腦海中化作了無數余音,散開全身,如同一層波紋從其體內擴散,讓她的身體,不由得一頓。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這聲音不斷地在煙莎女子腦海回蕩,最終如雷霆轟鳴一樣,讓其面色蒼白起來,如同進入到了夢魘中。

    是的,她看到了,在這鋪滿桃花路的盡頭,有一座橋,而橋頭,有一道身影,正背對著她。而那背影,更像是男子的背影!

    “小姐!小姐!”

    身旁二女的呼喚,再度令煙莎女子回過神來,可是當她再向前看去,卻不見那人,直覺告訴她,那人,在路的盡頭。

    “我沒事,你二人注意四周便可。”

    聽聞煙莎女子無礙,二女也是松了口氣,自從進了這里,煙莎女子便出現了異樣,這著實令二人心頭發麻,一旦此女發生了意外,她們可承擔不起這天大的責任。主人若死,其仆何存?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煙莎女子喃喃自語,她想要從中讀出些什么,因為她已經發現了,只有她才能聽到那個聲音,那也就是這里曾經的主人,留下的線索。可這些,又蘊含著什么?桃林,滿地落花,可這里卻沒有桃林。似曾相識,燕?

    “如果你還存有記憶,那便過來,若已忘卻,你我陌路……”

    “有時相見,不如不見,有時相認,不如不認。”

    煙莎女子腦海中,再度浮現那個人的聲音。為什么,只有她才能聽到那個聲音,為什么,她沒有下意識的抵觸。她感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想要前進,走到這條桃花路的盡頭,去看他的臉!

    “是奪舍嗎?”煙莎女子立刻打消了這個想法,因為直覺,她感覺不到任何敵意,那聲音,更像是一種呼喚,一種訴說,無奈的傷感,似曾相識的訣別。

    ……

    “想不到這石門后,竟藏有如此秘境。”

    進入黑夜大山腹地的楚軒轅,可謂是一路高歌猛進,毫無任何阻礙,不到半炷香的時間便發現了立在山洞中的石門,還未容他思考如何破解,就被石門上迸射出的一道白光吸引,然后就來到了這里,一座被云霧繚繞的橋,他看不到河,也望不到橋的另一邊。

    這一路上實在太順利,順利得令楚軒轅很不自在,正因如此,在他的觀察下,已經發現有人先進入了這里,那些殘缺的陣法上,還存有未徹底消散的結界之力,在一個時辰之內,必然有人先他一步進入這里,并奪得先機,而且很有可能,那奪得先機者,也在此處。

    “主……人,您終于回來了!主人!”

    “嗯!”楚軒轅心中一寒,這周圍,除他以外再無旁人,這聲音,又是從何而來。而且,他感受到一股劍意,一股正在快速凝聚的劍意!

    轟隆一聲巨響,腳下的大地突然撕裂開來,似有什么東西將要破土而出!

    雖然發生的突然,可楚軒轅還是及時躲過了,這破土而出的,是一塊碑,一塊高達九十九丈的碑,那劍意,正是從石碑上散發。

    楚軒轅仰望這巨大的石碑,還是第一眼,粗略的一眼,他愣住了。十個字,十個似曾相識之字!

    九生

    九死

    九輪

    九回

    九歌

    十字,為劍鋒所刻!

    (未完待續……)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