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貼心兵王 >

第425章:駱少前來

    第425章:駱少前來

    “嘎吱”一聲。

    一輛高檔商務車停在路邊,駱無禍從車里鉆了出來,身邊跟著亦步亦趨的蕭剛。

    兩人的臉色本就沉重。

    當看見別墅周圍的那看不到邊的豪華跑車時變得更加難看。

    竟然是真的?

    駱無禍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再講眼睛睜開,瞳孔用力的收縮著。

    下一刻。

    駱無禍邁步往前走去。

    只是剛走了幾步就被人攔住。

    “喂,你是干什么的?站住!”

    伴隨一聲大喝,一個小青年攔住了駱無禍和蕭剛的去路,臉色不善的上下打量著兩人。

    “我是來吊唁的。”駱無禍強自控制著怒火,對著小青年說道。

    “吊唁?你他么穿成這樣說是來吊唁的?”年輕人冷笑,眼神不善:“你他么是來找茬的吧?信不信我老子讓人刮了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也敢來這里鬧事?”

    “我,我真是來吊唁的。”駱無禍差點一口血噴出來,長這么大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么呵斥,可是他卻偏偏不能發作,因為他來之前已經給家里打了電話,本來是想尋求一下家里人的幫助,結果卻是被一頓臭罵,就連平素對自己最疼愛的爺爺也大發雷霆,丟給駱無禍一句話。

    “你自己搞出來的禍事你自己擺平,否則我沒你這個混賬孫子,再也不要回來。”

    落老爺子氣呼呼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駱無禍當時直接就傻了,長這么大爺爺第一次對自己發這么大火,尤其是爺爺那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讓駱無禍明白爺爺沒有開玩笑,如果自己搞不定這次事情自己就算不會被趕出家門也絕對會被打入冷宮,別說去跟大哥競爭駱家的繼承人位置,能不能再次回駱家大宅都是一個未知數。

    惱羞成怒之下,駱二少又狠狠才踹了蕭剛這個倒霉蛋幾腳發泄心中的火氣,然后經過一段時間的深思熟慮之后下決定來到了蕭家別墅看看。

    駱無禍有自己的想法,不管自己之前做了什么混賬事,自己都是駱家的二少爺,駱家那可是東海鼎鼎大名的六大家族之一,雖然最近幾年有些看似沒落,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駱無禍不相信有人敢對自己怎么樣?

    再說,商場無情。

    就算被人知道蕭氏企業的事情跟自己有關,那也是商場競爭,成王敗寇,蕭正死了又不是自己殺死的,是他自殺,跟自己有什么關系?

    不得不說駱無禍的想法很簡單,也很實際。

    可是他卻忽略了一點,他根本沒有去詳細的打聽從昨晚到今天關于蕭家到底發生來什么事情,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變化?

    另外,他也太把自己這個駱家二少的身份看的太重了。

    否則。

    駱無禍絕對不敢這么隨便的跑來,肯定會更深思熟慮。

    此時眼見被一個不見經傳的小青年攔住去路,駱二少真是憋屈到了極點,忍了幾忍終于還是沒忍住,張口就罵:“你他么不想活了,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駱無禍!你敢攔我的路!”

    駱無禍說這句話的時候咬牙切齒的,眼睛更是死死盯著對方的眼睛,威脅的意思很明顯:你給我記住了,我不會放過你的。

    可是讓他傻眼的是。

    小青年一點都不吃驚,臉上更沒一點害怕的意思,撇著嘴反問道:“駱無禍是誰?很牛嗎?”

    “我——”駱無禍這次真一口血差點沒吐出來,對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誰?

    他剛要繼續擺出自己駱家少爺的身份,對方一句話就讓他蔫了。

    “蕭風蕭大少來這兒都得乖乖的穿素服,你他么算哪根蔥,想死啊?”小青年那叫一個囂張和跋扈,那姿態就好像他是蕭風本人一樣。

    這句話果然有用。

    駱無禍生生把后面的話給咽了回去,他就算再牛叉也不敢跟蕭風去比,別說自己,就是那個一向眼高于頂的大哥在蕭風面前也得矮半頭,雖然都是家族的大少爺,可也是有區別的,更別說自己了。

    駱無禍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白褲子,白鞋子,沒問題,關鍵是上衣是一件紅襯衫,確實不合適參加喪禮,又扭頭看看跟在身邊臉色難看的蕭剛,更是來氣,這個老東西竟然是穿了一身花襯衫,比自己還夸張。

    麻蛋。

    不怪人家攔住自己不讓進去,換自己家里死了人如果有人敢穿著花襯衫來吊唁,自己不第一時間一個嘴巴抽過去都不是駱無禍。

    人就怕反省。

    一反省,駱無禍也覺得自己這個打扮確實太過分了,根本不像吊唁更像是個來鬧事的,可是這也不能怪他,他之前來的時候壓根就沒想這么多,更沒當做是來吊唁,只是想來象征性的慰問一下,然后看看情況再做對策。

    可是現在他卻不得不重視這個問題,蕭風那么牛的人都是素服來的,自己憑什么例外?自己比蕭風還牛嗎?

    可是這會讓他去哪兒找一身素服?

    駱無禍眼睛看向四周,一眼就看見了遠處正向著自己走來的楊家父子……

    “他么的,快點過來別磨磨蹭蹭的。”駱無禍大聲的催促。

    楊偉和楊守田馬上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駱少——”

    楊守田剛要把自己看見的事情詳細的給駱無禍解釋一遍,駱無禍卻一擺手,催促道:“少廢話,脫衣服。”

    “啊?”

    楊家父子直接傻掉。

    “還他么愣著看什么,還不快點?”

    駱無禍嘴里罵著,利索的解開了自己紅襯衫的扣子,身邊的蕭剛也是一樣。

    楊偉父子這才明白過來,不敢怠慢,馬上脫下了身上的襯衫遞給駱無禍……

    駱無禍不理會身邊那個小青年撇嘴的動作,接過襯衫穿在了身上,不是很合適,可是卻勉強湊合。

    可是蕭剛卻根本湊合不了,楊家父子都是瘦子,蕭剛卻是個胖子,襯衣勉強是穿上去了,可是扣子卻是打死都扣不上,看上去很滑稽,最后蕭剛只能嘆口氣只能放棄了把扣子全部系上的念頭,只系了一個湊合著,他怕系的多了會全部崩開……

    “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吧?”駱無禍換好衣服,沒好氣的看向攔住的小青年,很是有些憋氣。

    “草,早他么哪兒去了,蕭風都不敢牛,你牛什么牛?”

    小青年很不屑的撇著嘴看了倆人一眼,轉身走到一邊,一邊走一邊嘴里還罵罵咧咧:“真他么有病,在靈棚外面換衣服,長見識了。”

    駱無禍氣的咬牙切齒,被一個不見經傳的小年輕鄙視了不止一次,卻不好發作,最后只能忍氣吞聲大步走向遠處的靈棚,確實是遠處,駱無禍現在距離靈棚至少上百米的距離。他接到楊守田的電話后先是懵了半天,然后才打電話去駱家求助,又被罵了一頓,一番折騰下來現在都下午了,而這段時間下來,來蕭家吊唁的人已經人滿為患,最開始還是只是一些公子哥大小姐的年輕人,可是從上午十點開始就不是了,開始有些商業人士來吊唁,有些是蕭正的合作伙伴,其中更多一部分卻是聽到風聲特地跑來……

    到現在為止,蕭家靈棚最初設置的接待處已經根本安排不下,周邊的空地上臨時搭建了一個個臨時休息棚,供吊唁的賓客臨時休息,正常來說吊唁本來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因為今天并不出喪,最初的吊唁都是人情分子,只有那些真正有關系的人才會到來,然后吊唁結束就會離開,等著出喪的日子再來,而蕭咪咪制定的出喪日子是后天,因此在后天時才是真正熱鬧的時候,可是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來蕭家靈棚吊唁的賓客除了少數很快離開,反而大部分都暫時留了下來,三五成群的湊在一起小聲的交流著什么,明明是一個靈棚吊唁,卻像是成了一個壓抑性質的商業峰會,幾乎匯聚了東海范圍內一個很嚇人數字的成功人士,其中不乏經常上商業頭條的大老板和商業大佬……

    而且客人還在陸續增多,越來越多,幸好這里是寬廣的別墅區,又是獨棟別墅,否則根本就放不下這么多人,連小區的物業保安都參與到了接待行業里……

    人,就是這樣,。

    蕭正生前就是打死也不會想到他的喪禮會有這么多人參加,而且百分之八十都是不認識的人,甚至很多連名字都沒聽說過,可是現在,這些人全都放下了手頭事情跑來吊唁。

    而這個結果直接導致了別墅周圍上百米都人滿為患,草地上都是人,后來的人只能早早下車走過來……駱無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他下車的位置距離蕭家別墅的靈棚還有一百多米的距離,確實很遠……

    ——

    “楊守田,你給我過來?”

    一聲呼叫。

    走出十幾米的駱無禍又轉身走了過來,對著楊守田招手。

    “駱少,怎么?”楊守田馬上湊了上來。

    “蕭大少走了沒?”駱無禍開口就問,很直接,他是走出幾步才想起這個關鍵性問題。

    “沒呢,蕭大少上午來后就一直在里面,沒出來過。”楊守田老實的回答。

    “你說蕭風上午來了都沒離開過?”駱無禍的臉色一變。

    【今天不加更,昨天爆更周打賞統計完,384塊錢,距離爆發的兩千差了很多,而且這里面很多還是為了看小段子的打賞,真正打賞更少的可憐,被鄙視了,不過沒關系,15號一樣會加更,今天就不加更了,靜等15號。】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最新波克安徽麻将安卓版 捕鱼王者app 贵州快3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推荐群网 股票市场行情 微乐棋牌手机版 万国数据股票 申城棋牌客服电话 nba球队 大连棋牌娱乐网 南大光电股票代码 哪个棋牌游戏好玩 天津11选5走势图基本 手机工作室挂机项目 贵州省快3开奖计划 二四六精选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