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成寵:偏執老公太兇猛 >

第109章 新婚夜

    “說正事的時候請跟我保持距離!”裴楚楠警告道。

    葉梓涵掙脫男人魔爪,撇撇嘴,很是不滿意。保持距離就保持距離,干脆一屁股坐到車尾,裴楚楠看拉開這么遠,香味都淡了,可后悔已經來不及了。

    “幫我查查陸振雄跟楊珍之間是不是有過什么交集。”

    這壓根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能有什么交集?但既然小家伙問,肯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好處呢?”

    “啥?”

    “既然是要我幫忙,自然該給點好處!”男人一張俊臉癱得理所當然。

    葉梓涵想了想,很直白地問:“你想要什么?”怎么看,這位裴家大少也不可能缺什么啊,她這一窮二白的,更不可能有什么。

    裴楚楠氣息一滯,都忍不住要將裴啟凡給他的夫妻相處之道拿來翻閱一遍了。按劇情,這種時候,小嬌妻不應該過來投懷送抱兼帶撒嬌賣萌,難道最好的禮物不是她自己么?

    好吧,第一次結婚,小家伙沒經驗,不懂為妻之道,他可以慢慢調、教。

    于是,在葉梓涵抵達新家,沐浴更衣時,某個男人光著上半身,理所當然地走進浴室,渾身被不厚不薄的結實肌肉覆蓋,依然修長美妙的身姿,讓她情不自禁抬起了腳,在男人明顯恍惚了一下欺身靠近時,一腳踹在男人要害……

    裴楚楠是趙長赫之流能比的嗎?即便被擊中要害,他也只是俊臉黢黑,但整個形容依然風度翩翩,高貴儒雅,只是一聲不吭,退出了浴室,緊接著扶在墻上直吸涼氣:這個小混蛋,出腳太狠了!差點廢了有木有?

    縮在浴缸里的葉梓涵膽顫心驚,撫撫小心口,心跳得好快,差點就被男人撩動了,好危險!再度回想起男人那身材那臉蛋,嘖嘖……

    洗完澡,偷偷摸摸從浴室鉆出來,小心打量房間,只見男人此刻已經坐在沙發上,優雅地翹著二郎腿,手里拿著一本書,若無其事地看著。

    葉梓涵默默吸了一口氣,那一腳好像不輕啊,換趙長赫能在地上滾半天,這個男人怎么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道神經病的身體構造也與常人不同?

    此刻男人的臉越是平靜,葉梓涵越是心驚膽戰。

    畢竟踹了人,而且還在那種情況下,身為新婚妻子,自己是不是應該說點什么?

    鼓了鼓膽子,葉梓涵走進臥室,斟酌了一下用詞啟口:“那個……”

    “知道錯了?”男人的聲音幽幽淡淡飄過來,卻十分有威懾力。

    “你還小,又是第一次結婚,沒有經驗,不懂夫妻相處之道,我允許你犯錯誤,不過身為妻子,你得盡快適應自己的身份,成長起來。”裴楚楠放下書,站起身,渾身散發著慈父光芒,走到葉梓涵跟前,伸出圣潔之手,撫上她頭頂,溫柔道:“明白了嗎?”

    葉梓涵幾乎下意思地點了點頭,男人對此似乎非常滿意,“今天勞累一天,該睡覺了。”

    就這樣鬼使神差地,葉梓涵被裴楚楠牽著上床,竟然會覺得一切都理所當然,沒有任何抗拒的必要,然而在她經過裴楚楠之前坐的沙發時,看到那本男人之前在看的書,頓時神經詭異地跳動起來。

    “《撩妻一千零八式》?”這特么是個什么書?

    葉梓涵的眼珠子差點沒掉下來。

    裴楚楠不以為意地看了一眼:“我也是第一次結婚,同樣很多東西需要學。結婚我是認真的,撩妻我也是認真的!雖然上面有些方式顯然不適合我們,但前人總結的經驗是值得學習和借鑒的……”

    葉梓涵心肝兒嘭嘭跳,心中惶惶然,這種書不會讓神經病變得更嚴重嗎?

    到底什么玩意兒才能寫出這種東西?

    遠在君悅酒店,裴啟凡莫名連打數個噴嚏。下午的時候,裴楚楠讓他弄給什么撩妻攻略出來,當時他沒在意,以為這位只是想將葉梓涵那個小家伙騙上床。

    畢竟,男人嗎,那點小心思誰不清楚。為了這位兄長的終身幸福,他將“業界”最權威的書籍推薦給他,而這本屬于私人書籍并沒有正規版號出版發行,由他自己編著,廣受癡漢好評的書籍,竟然在十分鐘前被那位兄長否定了。

    這可是他多年“潛心研究”的心血,怎么能一票否決,自然要據理力爭,結果那位兄長就來了一句:“如果照你的方法,梓涵還是要跟我離婚,裴啟凡,你就等著被千刀萬剮吧!”

    裴啟凡當時就被嚇得一抖,千刀萬剮?這特么過分了哈!

    那個小家伙是什么構造你不清楚嗎?普通方法根本很難奏效,你們離婚還能讓我陪葬?到底有沒有天理啊?

    呃,不對,離婚?

    于是,接下來的十分鐘,裴啟凡反反復復思考離婚二字有沒有可能有其他含義,苦思無果后,終于抖抖索索發了一條信息過去:你們結婚了?!

    裴楚楠能回答他這么無聊的問題嗎?

    這深更半夜的,自然該摟著新婚妻子好生睡覺才對。

    葉梓涵很不自在,今天裴楚楠這神經病的發病方式好像又不一樣了,她顫顫驚驚地縮在他懷里,小心翼翼地將小爪子貪婪地放在他結實的胸肌上,裴楚楠卻只是在她頭頂輕輕揉了揉,這安撫的舉動特別有說服力,叫人安心得有些詭異,竟然不到十分鐘她就睡著了。

    等她再度醒來時,裴楚楠已經起床,坐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告訴她陸振雄與楊珍的關系已經查清楚了。

    “怎、怎么樣?”葉梓涵蹭地爬起來,興致勃勃蹭到男人身邊。

    裴楚楠視線在她身上游弋了一下,落在旁邊的水杯上,葉梓涵特識時務,趕緊端過來放到他手上。

    裴楚楠微微一僵:“我是讓你喝。”將水遞給葉梓涵,裴楚楠繼續教育道:“早上血液粘稠度會高,要先補充水分,明白嗎?”

    “明白明白!”葉梓涵趕緊灌了一杯下去,裴楚楠還有的教訓還沒來得及出口,那一杯水已經喝完了,只見小家伙將水杯一放,興致勃勃地坐到他身邊,此刻她身上穿的還是他親自挑選的荷花邊睡衣,不性感,甚至有點保守,也因為保守,他還能稍稍安撫住自己躁動的心。

    “楊珍跟陸振雄在二十年前的確有交集。在一次設計大賽上,楊珍似乎對陸振雄一見鐘情,但陸振雄當年很欣賞唐姨,為了挖唐姨去陸氏,他才跟當時還算得上唐姨好友楊珍有了接觸。楊珍曾借這個機會跟陸振雄建立起戀人關系,但陸振雄油鹽不進,在確定唐姨不可能離開祺語后,便徹底斬斷了跟她的聯系。大致情況就是如此。”

    葉梓涵聽完,恍然大悟:“難怪楊珍這些年這么針對唐姨,竟然還有這一出?”只是,隨手查個事情,怎么連什么一見鐘情的私人八卦都能查到,這個男人的情報系統到底有多變態?

    “呃,那個,你有沒有查過我的事?”葉梓涵突然好奇問。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广东11选5玩法技巧 内蒙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信康配资 益丰配资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 连云港配资开户 恒利配资 3d试机号后分析汇总 江苏11选5开一定牛遗漏 郑州期货配资哪家靠谱 东方6 1开奖号码 福建快三跨度走势图 江苏11选5组3 聚宝盆pk10计划软件下载 奇趣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