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萬物向長生 >

三百七十六、沒有絕對的公平

    陳玄明在御書房內仔細聽著陳小順復述當日程府發生的事情,等他聽到顧天恩要見方正以后,卻發現陳小順住口了,不由得問道:“后來那?顧天恩聯系到方教主了嗎?還有,你說程無常肋生雙翅了,和這事沒什么關系啊!”

    陳小順答道:“再后來,就不是奴才們能知道的了,顧天恩和秦夫人他們一起進了程無常的房間,什么時候離開的也不知道,那房間后來起了一層禁制罩子,您曾吩咐過,不讓我等刺探程老爺,所以我等也都沒敢近前。

    至于說程老爺肋生雙翅,那可是一樁奇事了。那座屋子的禁制過了倆天兩夜沒消失,而程老爺卻從外面回來了!

    那是程老爺的小院封閉的第三天,府中的下人親眼目睹了天上一道白光閃過,程老爺就出現在府中的內院了。

    音容相貌都對,唯一不同的就是肋下多了一雙肉翅,那肉翅上并無附著羽毛,一只盤繞著黑霧,一只盤繞著白霧,甚是嚇人。”

    這下陳玄明不由得愣住了,連忙問道:“程無常周身上下的骨頭都被顧天恩砸碎了,根本不能動彈,而且你也說了,那院子的禁制始終在,秦夫人和顧天恩也都沒離開過,你確定這個肋生雙翅的人是程無常嗎?”

    陳小順答道:“不是奴婢猜的,是那位程老爺自己說的!

    他來到帶禁制的小院前,沖里面叫道:‘承蒙顧長老護佑住程某幽魂,程某如今已經得了道體從造化島回來了,顧長老可以收了神通了'。

    他的話落下,那院子里的禁制就消失了,顧天恩臉色鐵青的從里面走了出來,拿手點指著程老爺說道:‘這是教主之命,你不用謝我!我跟你這輩子都做不得朋友的'。

    程老爺滿臉笑容的沖著顧天恩說道:‘教主鈞旨,但出力的還是顧老不是嗎?顧老此番消耗不小,且回茶園將養段時日吧。

    顧老知不知程某的情是您的事,就沖顧老這幾日費心勞神護住程某幽魂的這份辛苦,程某改日必當攜厚禮親自登門致謝的,謝顧老的第二次再造之恩'。

    那顧天恩冷哼一聲,再沒搭話,起身就飛走了,隨后秦夫人和雪夫人也出來了,程老爺對二人施了大禮,秦夫人回了句,‘著手準備考試吧'。

    那程老爺應了聲‘是',秦夫人也沒再說什么,就帶著雪夫人也離開了。”

    陳玄明多少有點明白了,這個程無常大概是殘魂去了造化島,得了大造化了。

    造化島距離陳國海路迢迢,但如果舍棄軀殼,只靠殘魂的話,片刻就能到,雪國當年就是靠靈魂溝通,在萬里以外的雪國,遙控他和那些鬼族閹人修士的。這點對于做過鬼族元嬰的陳玄明來說,并不難理解。

    但是,如果倆面沒有魂鼎護佑的話,那靈魂在凡間離開軀殼會受到侵蝕的,只里面要有人用無上法力護佑住殘魂,起到人工魂鼎的作用,才能讓殘魂不被外界侵蝕,完好無損的到造化島上。

    陳玄明還想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想,于是問陳小順道:“那程無常的寢室,以后可有人進去過?”

    陳小順答道:“有的,程老爺吩咐下人去房間里,把里面的雜物清理干凈,結果下人們從程老爺的房間里掃出一大堆石粉來,程老爺以前的房間里并沒有山石盆景,也不知道這些石粉是哪來的。”

    陳玄明這下全明白了——他現在這具軀體和當初的程無常一樣,也是石頭造就的,顯然程無常是得了新軀殼,不要以前的軀殼了才有的這堆石粉。

    他接著問陳小順道:“然后那?程老爺對你們還說過什么沒有?”

    陳小順連忙說道:“程老爺讓我等全都集中到府上,甚至連外出采買的都召回來不許出門了,卻對瓶主子說——‘你多日沒回去看望太后了,今日就回宮去省省親吧,叫宮里人來接人,除了陳小順,你就不要帶其他隨從了。'

    瓶主子聽了老爺的話,連夜帶著奴婢來到皇宮了,奴婢就在陛下寢宮外候著陛下起身了。此番對陛下說的話,奴婢對別人都不曾說過……”

    聽到這,陳玄明霍然站了起來,指著陳小順罵道,“沒用的奴才,你都想到了這是程無常要你給我傳信了,都知道連夜進宮了,如何還要等到我今日起身才說!”

    說完這話,吩咐道:“起駕,去程府!”

    陳小順應了一聲,剛走到門口,陳玄明卻叫住了他,一臉陰沉的說道:“不必了,我獨身前往,你在這御書房候著,有人來就說我在讀書,在我回來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放進來!”

    陳小順連忙叩頭說“是”,卻沒等到陳玄明的回應,抬頭一看,陳玄明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御書房內了。

    他起身走出御書房,從外面關好殿門,就眼觀鼻,鼻觀心的站在門口不再動彈了。

    陳玄明運起玄功,轉眼飛到程府,沒走大門,從后花園飛了進去,直接向程無常的寢宮走去,卻聽到程無常的聲音響起,“陛下,請移步花園涼亭,在下備了點香茗請陛下品嘗。”

    陳玄明停住腳步,抬眼看到了涼亭里坐著的程無常,笑道:“你算準了我要獨身前來啊!”

    程無常微笑著搖頭道:“這個老奴可算不準,不過新得的這具幽冥蝠的特性,不用眼睛能感受到周圍一里內生靈的一舉一動,所以陛下接近老奴宅子的時候,老奴就知道陛下是一個人來得了。”

    陳玄明砸吧砸吧嘴,看著程無常身后那一黑一白倆個大肉翅。說道:“這幽冥蝠的好處不小啊!”

    程無常笑道:“其實也有些雞肋,這天眼通的本命神通,再加上幽冥二氣化成的雙翅能瞬間千里飛行,都是要大量消耗自身靈力的。

    所謂的瞬乎千里,也要自身靈力支撐的住才行,老奴得了墨門主的短時加持法力,才能從造化島一夜飛回青云城,要是現在單憑自身的法力,怕是飛到海家堡就力竭了。”

    陳玄明哈哈笑道:“得了便宜還要賣乖!我可聽說你狠狠的削了顧天恩的面子,報了他打你的仇了。還憑空得了這么個大機緣!”

    說完這話,陳玄明已經走到了涼亭里坐了下來,程無常伸手為陳玄明奉茶,隨后笑著對陳玄明說道:“老奴這次不敢明說,卻暗地邀陛下前來,就是想跟陛下說說這事那,方教主這次可不光給了我大機緣,咱們陳國的機緣也來了!”

    程無常開始向陳玄明述說起那日里陳小順所不知道的,在程無常寢室的屋內發生的事情了……

    秦楚楚拿同心玨聯系到了方正,當方正的映像出現在顧天恩的面前的時候,顧天恩開始涕淚橫流的哭訴魔族和妖族所受到的不公,秦楚楚面色鐵青,她幾次想打斷顧天恩的話,想為她家老祖宗辯解幾句,但都被方正制止了。

    方正等顧天恩全說完后,長嘆一聲,說道:“你怎么這么冤啊!秦尊者比你還冤,怎么也沒像你這樣給我哭訴那?”

    顧天恩聽了這話,哭訴道:“他打壓我們魔族和妖族,好不快活,如何冤了?”

    方正嘆道:“你說茶不值錢,那是因為在陳國不值錢,你去問問海家,他們把茶販到草原上是什么價?

    草原上沒有靈玉,他們要拿黃金換茶葉的,你說黃金不如靈玉值錢,你可知道你們魔族造一塊靈玉的成本,跟草原部落得到一兩黃金的成本也不一樣的。

    在草原上,一塊茶磚換幾條人命都換得到!

    秦尊者身處霧國,霧國也種不出糧食的,他有限的糧食要養活那么多人,不可能做到人人平等的,你說是也不是?”

    顧天恩默不作聲了,良久說道:“我也不是要他事事都做到絕對公平,我只想讓他把我們魔族和妖族與人族同等對待罷了。”

    方正搖頭道:“這世間就沒有絕對公平!他要是把你們魔族和妖族與人族同等對待,那就是對人族的不公平!

    你別忘了,你們都有修為的,你們諸邪不進,百病不生,這點只有筑基以上的人族修士才能做到,而人族……大部分是沒有修為的!

    你總抱怨魔族的不公,卻看不到魔族已經比大多數人族幸運了,你們擁有強悍的體魄和悠長的壽元,這些都是人族夢寐以求的東西啊!

    你打傷程無常為什么?因為你想讓我給人族教授道統的逍遙學宮里全是魔族,你怎么不想想,你若是成功了,對陳國的人族又是何其的不公那?”

    顧天恩這下徹底無語了,方正的臉開始模糊了起來,他不耐煩的說道:“老顧,我那日就說了,你只要還肯跟著我對抗冥皇鬼族,就不是背叛!

    至于魔族、妖族、人族誰在太一神教里地位高……那只能取決于他們誰在教中的貢獻大,一共就這么大的一張餅,給誰吃不給誰吃那?在我看來——你當年壓制秦尊者沒錯,現在秦尊者針對你們有些手段也沒錯,明白了嗎?

    這看似很不公平,其實才是最大的公平!

    同心玨本是我跟楚楚說些貼己話方便用的東西,如今倒成了你們找我的工具了!你們這等層面的對錯別來找我,我不想管也管不著!明白嗎?好了,我懶得把靈力浪費在為你們這些狗屁倒灶的事辨是非上了,就這樣吧。”

    眼看畫面已經模糊到快消失了,顧天恩連忙搶話道:“教主!讓魔族代替陳國子弟進學宮是我不對,但我們魔族就不能進學宮了嗎?”

    方正煩躁的擺擺手,說道:“能進,都能進!跟靈臺界一樣考就完了,一切照靈臺界慣例。

    但靈通界里修真氛圍不濃,所以我們不考修行了,這樣吧,讓陳國國主出題,考靈通界里學識。”

    顧天恩急了,叫道:“那……那我魔族怎么會啊?這……這還是不公平啊?”

    方正不耐煩的說道:“不會就學,跟人家陳國學!學不會怪自己!

    我要說幾遍你才聽懂了——沒有絕對的公平,明白嗎?”

    話說到這,那影像一陣抖動,就此消失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加拿大快乐8靠谱吗 怎么在网络上赚钱 和讯 股票推荐 北京福彩网北京快乐8 北京快3公交时间 11选5定一胆绝妙技巧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金币 九游棋牌4期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云南11选五怎么选容易中 股票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号码统计 个人短期理财产品排行 幸运农场复式中奖表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 百家乐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