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第【56】章:自我否定

    不過我現在并沒有這個興趣去提醒警員,還得繼續分析他手頭上僅剩下的情報。

    站在原地沉思了起來之前,一直聚集在周圍的這一幫游泳愛好者也圍了上來,他們戰戰兢兢的不敢說話,生怕打擾到我似的。

    “有什么話就跟我說吧。”

    我勉勉強強的在臉上擠出了一個微笑,試圖讓自己表現得更加親和一些。

    “那么守護者先生……請問您有什么結果了嗎?”

    其中一名村民說道,殷切看著我。

    “是呀,我們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現在這里出現了這具尸體,實在是太詭異了,假如沒有什么具體的調查結果的話,我們很有可能以后都不會過來這里游泳了。”

    聽著這幫村民的話,我也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原本這一片湖泊還有能夠被建成旅游景點的希望,但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恐怕以后再也沒有人敢來了,那旅游景點什么的還從何說起呢?

    不過話說到這里,我還是皺著眉頭跟這幫村民說道。

    “首先我想告訴你們一點,你們這種行為是對自己生命的嚴重不負責知道嗎?”

    看了這幫村民個個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我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這片地方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危險的海域,你們家貿然下海游泳是對自己的不負責。”

    周圍的村民連連點頭,我知道他們或許這輩子都不會在跳進這邊海里面游泳了,想到這里回頭看了看還在海岸邊上調查現場的那些警員。

    很快岸邊便多了一塊“禁止游泳”的警示牌。

    雖然我已經警告了這幫人,但是他們更好奇的是那具尸體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閉上眼睛想了想,剛剛在那一具尸體下面發現的淤血,腦海里靈光一閃。

    “我個人猜測這個人很有可能是受到鈍器所傷,但是我不清楚的是他這個傷口到底是死之前出現的還是死之后出現的。”

    村民在聽到我的話之后也嚇了一大跳,他們可沒有想到原本只是一起普通的溺水案件,如今卻演變成了一場兇殺案。

    這樣一來他們可能更加不敢下水游泳了,甚至連這片地方都不會輕易的靠近了。

    “那么請問守護者,這是多久前發生的事情?”

    這幫村民顫顫巍巍的,仿佛在靠近一個他們絕對不應該靠近的黑暗秘密。

    “根據我所掌握的情報,這個人至少死了五個小時了,那么我們把時間往回倒上五個小時,你會發現我個小時之前這里還只是凌晨,那個時候湖面還沒有漲潮吧?應該是最不適合用的時候,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才決定在三更半夜的時候出來游泳?”

    我話說到這里突然有了思路。

    “也就是說這個死去的人跟你們不一樣,他并不是為了過來游泳……”

    我一邊說著,這幫村民表情也越發的夸張了起來,不過我并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繼續說道。

    “我在這里先跟你們說一種可能性,可能這具尸體是在別的地方已經被殺害了之后,再被人悄悄地扔下水里,他原本以為會隨著浪飄到中央,再由于尸體嚴重灌水,所以沉了下去,但是作案的兇手萬萬沒有想到五個小時之后就是漲潮,尸體又被沖回了岸邊,這才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

    周圍這幫村民面面相覷,每一個人都心驚膽顫,這么說來是這附近突然出現了一名殺人兇手,那會不會殺人兇手此時就潛伏在他們周圍。

    他們一邊這么想著,周圍的村民也互相用不信任的眼神看著對方,仿佛昔日一起游泳的人,下一秒很有可能會變成將自己殺害拋尸的兇手。

    雖然我很想告訴他們,這件事情跟他們沒有什么直接的關系,畢竟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人有很大幾率是因為仇殺,但是看了這幫村民畏畏縮縮的樣子,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必要繼續跟他們說點什么了。

    換句話說,假如這件事情能夠嚇住他們,讓他們不再靠近海邊那也未嘗不是好事一樁。

    村民散開后我再次沉思了起來,畢竟剛剛說的東西只是一種猜測而已,也沒有指望事情真的是這樣發展。

    在真正案件結果出來之前,種種推測很有可能全部是錯的。

    還有可能事情并不像說的那樣,也有可能剛剛跟村民說的那些推測全部都是假的,甚至有可能醫生的推測也是假的,雖然我注定要冒著這樣的風險,但依然選擇再多考慮考慮,想想到底還有什么破綻。

    就這樣站在岸邊把剛剛得到的情報又再次理了一遍。

    首先兇手是在昨天晚上凌晨下的海,具體因為什么原因不清楚。

    兇手死亡的時間差不多在五個小時之內,而且由于尸體遭受了海水的沖刷又因為海水的溫度比較低,所以傷口開始發紫。

    身上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割傷,而具體是因為什么原因并不清楚,但是我大體推測是因為海底的巖石太過鋒利,才出現了這些傷口,而且傷口的刀口嚴重不平,看起來十分的粗糙。

    尸體的身上還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淤血,組織推斷要么是生者在死前就經歷了十分嚴重的鈍器打擊,要么就是尸體在水里撞到了礁石,這些傷口是被水底礁石給磕出來的,畢竟在水底的石頭凹凸不平,什么奇形怪狀的都有。

    但是就算是這樣,還是沒有辦法找到其中的破綻。

    “這些線索到底有什么聯系?”

    一邊想著,我甚至都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是某位村民在半夜閑的無聊,跳下海游泳之后就被淹死了。

    或許之前想的一切都只是他的白日夢而已。

    雖然并沒有把握,結果一定是這樣,我只能盡可能的接近結果,盡可能得推測出更多的可能性。

    畢竟現在作為附近村子里面的守護者,自然有義務為當地的執法機關減輕一下負擔,假如因為我的推測讓兇手最終落網的話,那他也算是做了好事一樁。

    想到這,心中凝重才稍稍舒緩了些,眼眸再是一沉。

    此時依然是大清早,清爽的海風吹拂在臉上,但我卻沒有一絲的放松,仿佛這清爽的風也沾染了些許尸臭,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也越來越覺得這片水不是那么可愛了。

    那一幫村民正準備離開這里,換句話來說,他們再也不會靠近這里了,我卻突然叫住了他們,他還有點東西要問他們。

    “你們先等會再走吧,我有點事情問你們。”

    而周圍的村民也停住了腳步,再次圍在了我身邊,但是一人顫顫巍巍的不敢上前,好像害怕我會懷疑他們其中一個人是兇手似的,他們心里的想法我全部猜透了。

    “請問你們平時是在這個地方下去游泳的嗎?”

    我回頭看了一下身后這個淺淺的沙灘兩側是巖石被海水沖刷得十分光滑,這里算是一個不錯的入水口,通過這里可以直接游泳通向海中央,而這個出海口的位置不是很寬也不是很窄,正好可以放得下一艘小船。

    聽到我注意力并不在他們身上,村民也稍微松了一口氣,其中一名村民走上前來,淡淡的說道。

    “你說的沒有錯,我們平時確實是在這個地方下水的,而且我們在水里游了一圈之后,也會選擇在這個地方上岸,每次我們游泳的時候,都會安排幾個人照看著,以免發生意外,況且,這個入水口也不比其他入水口,由于人跡罕至,所以地上也少了很多碎酒瓶和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名村民一邊說著一邊頓了頓。

    “我們基本上隔三差五都會過來這里游泳,而且時間一定是早上,誠如你所言每天早上這片都會漲潮,而在漲潮之后永駐的水就會把整個沙灘填滿,我們只需要站在沙灘上輕輕一劃,就可以輕易的滑入海中。”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腦海中依然在思考著什么,但是很快問出了下一個問題。

    “請問你們經常用的這片地方還底有沒有特別鋒利的巖石或者奇怪的巖石之類的?”

    對于這個問題,這一名村民反倒回答的比較堅定。

    “巖石自然是不多,不然也不會有這么多人過來這里游泳,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身體泡在水里面的時候是很脆弱的,一不小心要是撞到巖石的話,那就是一塊淤血,但是話說回來,雖然這一片地方的巖石比較少,但難免還是會磕磕碰碰的,而且我們也都習慣了。”

    我點了點頭,讓這幫村民趕緊離開,現在已經掌握了目前能夠獲得的所有情報,而下一步就應該繼續對情報進行分析了。

    由于身份特殊,所以提前觸摸到了尸體,甚至還近距離觀察過,對尸體身上的傷口大致還是有一個概念的。

    在尸體剛剛被撈起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了,整個尸體已經被水泡的腫了起來,但至少,水的外形還算是比較完好無損的,只不過是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格外引人注目。

    既然剛剛那名村民也說了,鋒利的巖石并不是很多,那這些傷口,很有可能是因為別的原因才出現的。

    而且也因為最近實在見識到了太多打打殺殺的場面,所以一旦看見世界上沒有淤血就會不由自主的把這個傷口想象成是鈍器所傷,但實際上這么想卻是不理智也不正確的。

    假如尸體真的是因為被人提前殺害之后拋下水的,那么這就可以很好的解釋了,為什么世界上會有那些細小的劃痕,很明顯,這是兇手在拋尸的時候拖動尸體以及將尸體拋下海之后刮傷的。

    可是如果真是這樣,那么便和之前的設想不大一樣了。

    畢竟受害者閑得無聊,半夜出來游泳,然后被淹死的人,更何況半夜屬于一個退潮的狀態,極其的不方便,而且夜晚能見度也非常的低,我相信沒有哪一個人愿意在深夜游泳。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