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438 偷偷上藥

    顧承厭說罷,目光落在了花蟬衣白皙的頸間,那里的皮肉比起旁處要嬌嫩些,這一針下去,盡管他下手已經很輕了,卻還是不可避免的冒出了血珠。

    顧承厭伸手將仍舊僵著脖子的花蟬衣拉到了自己身旁坐了下來:“都說了我不舍得扎你,你瞧,出血了吧?”

    花蟬衣此時脖子還是僵的,并未感覺到出血了,想來區區一根針,出血也出不了多少,花蟬衣不以為意。

    顧承厭盯著花蟬衣白皙修長的脖子,眸子緊了緊:“我幫你清理下吧。”

    花蟬衣沒答話,主要是她此時也還說不出話來,炸了眨眼,示意顧承厭可以。

    原本花蟬衣以為,顧承厭所說的清理,指的是將血擦干凈,不想這廝得到應允后,竟直接將頭湊了過來。

    薄唇貼上來后,花蟬衣方才感覺自己麻木的脖子恢復了些知覺,隨后意識到他在做什么,腦子轟的一聲炸了!

    花蟬衣斷沒想到,他說的清理居然是這么清理!回過神來后,花蟬衣一把推開了他,臉紅的像是熟透了的蘋果。

    顧承厭被她這反應驚了下,隨后有些好笑的看著她。

    原本他以為,她成過親,早就沒這么羞澀了,如今看來是自己高看了她。不過不得不說,花蟬衣這個反應,他很滿意!

    花蟬衣有種想罵人的沖動,張開嘴才發現,勁兒還沒過呢,自己說不出話來,生生憋紅了臉,有些惱怒的轉身回了臥房。

    這登徒子!今晚便睡外面好了!花蟬衣憤憤的想著。

    與此同時,京郊外一個新建成沒多久的山莊內。

    沈東子剛剛歇下,季卿然癡迷的盯著他清俊的睡顏看了許久,忍不住在沈東子面上親了口,方才悄聲退了出去。

    一個同季卿然樣貌有七八分相似的女孩子一直等在外面的甬道上,見季卿然出來了,湊上前道:“阿姐,你說,那個叫花蟬衣的賤人這是什么意思?她費盡心思的從你手中將卿棠哥搶回去,如今卻又心甘情愿的放了手,她當真這么大度么?”

    季卿然冷笑了聲:“她若是真這么大度,從一開始便不會同我搶!卿澄,你還看不出來么?那花蟬衣其實根本沒咱們想象中的那么在意卿棠哥,不然也不會讓回來。她那么費力氣的搶回去,說白了還不是因為見不得自己夫君成了我的?其實她心中也明白強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如今這么做,是在寒磣我呢!讓我知道,她的夫君我搶不走,只有她讓出來的道理!”

    季卿澄聞言,面上閃過一絲強烈的嫌惡:“好個心機深沉的賤人!這卿棠哥也真是,放著美玉不要,非回去尋茅坑里的臭石頭!他難道真就看不出那花蟬衣城府有多深不成?如今也就姐姐你還要他!這要換做是我,讓他回去找那小賤人去!”

    “行了!卿棠哥這性子多老實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覺得花蟬衣是他的責任,這才回去的,不管怎么說,卿棠哥如今回來了就好,那花蟬衣,再怎么算計我,也是我欠了她個人情,這事兒也就這么算了!別忘了咱們的要緊事,不必同那等卑賤之人計較這么多!”

    季卿澄冷哼了聲,不在答話了,心頭對那素未謀面的花蟬衣惡心的要死,恨不得將其千刀萬剮,替姐姐出了這口惡氣!

    *

    花蟬衣回到臥房后,臉上的溫度遲遲退不下來,好不容易冷靜了些,沒來由的打了兩個噴嚏。

    民間有種不成文的說法兒,打一個噴嚏是有人想,兩個則是有人罵。

    她最近貌似也沒怎么得罪過人,莫非是趙太醫那老不死的?

    花蟬衣想著,突然想到了些其他事,揉了揉鼻子,面上閃過一絲為難。

    她才想起來,今日貌似還沒給顧承厭傷口換藥,只是方才剛被人輕薄了,自己若是此時出去了,未免顯得太沒底線了些……

    花蟬衣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好半晌,到底還是下了床。

    顧承厭傷口極深,若是不勤著換藥,傷口容易發炎、

    花蟬衣心說,自己就算是出于醫者仁心,也不能放著外面那個登徒子不管!更別提那人還是顧大將軍,若是在她這小門院兒出了點什么事兒,哪怕只是傷口發炎,回過頭來被外人得知,她幾條命也不夠賠的!

    花蟬衣自欺欺人的給自己找了許多理由,心說自己不過出去給那登徒子上個藥罷了,不理他就是!

    花蟬衣出去后,顧承厭躺在榻上閉著雙目,堂屋內的燈已經被他熄了,一片黑暗中,只能聽見均勻的呼吸聲,看樣子是睡著了。

    花蟬衣一時有些犯難,難道要叫醒他,告訴他自己大晚上不睡覺,是因為惦記著他還沒換藥?

    花蟬衣稍微想想,都覺得自己賤的難受!

    “顧承厭……顧承厭?”花蟬衣叫了他兩聲,都無人應,大概真的睡著了。

    花蟬衣嘆了口氣,心說自己動作輕些,他應該不會醒吧?

    昔日白術教她的功夫里,就有一種柔術,殺人于無形,貼人身體令人極難感覺到,花蟬衣自認勤勉,練習的還算不錯,雖說還不至于碰到人令人半分感覺也沒有,至少不會有太大的感覺。

    花蟬衣輕手輕腳的翻出藥材來擺放在了顧承厭的床邊,將燈點燃后,將手伸向了顧承厭的衣衫……

    花蟬衣動作輕柔的解開了顧承厭的里衣,看見他肩上的傷時,心底還是微不可查的一痛。

    顧承厭膚色很白,月色透過窗戶紙灑落在堂屋內,襯的他膚色如玉一般。寬肩窄腰,全身一塊多余的贅肉也沒有,花蟬衣明明見他每頓飯都吃的很多,和自己刻意保持著食量不同,顧承厭從來都是吃飽作數,花蟬衣不禁有些羨慕了起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顧承厭身上有許多傷疤,其他的已經結痂了,唯獨肩膀上的傷口,因為白日沒換藥的緣故,已經微微有些泛白了。

    花蟬衣沒好意思像個女流氓似的多看,替他換完肩上的藥后,又到了腰間的,一時有些為難,這便沒有肩上的傷口那般好換藥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