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小部落大高手 >

第八十六章 出手相救

    血麟的分身卻是無窮無盡,而且不畏死亡,漸漸的,靈離痕不在廝殺分身,反而依靠速度游走在血海當中。

    “靈離痕,你不愧是少仙榜的妖孽之輩,在我小成的一念化千身的神通術法之下,居然能夠堅持到現在,我都有點佩服你了,不過,你真的以為我奈何不了你嘛”

    靈離痕忽然感覺到一陣致命的危機,上千個血麟分身居然速度猛增,周身的靈力狂暴無比。

    轟的一聲,猶如開天辟地一般,響徹云霄。

    一千個血麟分身居然一齊自爆了。

    “凌大哥”

    慕仙神色驚慌,靈離痕能活下來嘛?就算慕仙等人心里也沒有信心。

    血麟也不輕松,畢竟整整控制一千個分身自爆,神魂猶如被大錘狠狠的砸了一下,讓他神魂欲裂,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可他不顧自身的傷勢,反而緊緊的盯著天上的血海,如果這一次他要是能夠把靈離痕給殺了,那么他在血河圣地的地位又能提高不少,沒準會變成預選神子。

    可是,靈離痕讓他失望了,靈離痕猛然沖出血海,可是身體卻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搖搖晃晃,向地面掉落。

    “凌哥”

    慕仙直接跨出萬劍誅仙陣,打算救回靈離痕,夜晨等人緊隨其后。

    “哼,出來了正好,血海圣地的弟子們,給我殺”

    聚仙圣城的修士們也毫不懼怕,紛紛起身而上。

    慘烈的廝殺毫無征兆的開始了嗎,等陳凡反應過來的時候,滿天的修士已經殺的難解難分。

    這種場面陳凡何曾見過?心中熱血沸騰,直接架起狙擊炮,瞄準一個血海圣地的修士,直接一炮讓他見了閻王。

    他也不是瞎打的,只要聚仙圣城的修士有危險,他就支援一炮,這就導致了聚仙圣城方面的修士,傷亡大大的降低了,甚至有的修士打不過血海圣地的修士,直接喊陳凡。

    “兄弟,支援我一炮”

    陳凡二話不說,一炮過去,就算對方不死,也會讓聚仙圣城的修士趁機打殺。

    天空當中五顏六色的術法橫飛,猶如滿天煙火一般,當中穿插著修士的身形。

    因為有陳凡的原因,聚仙圣城的修士們并沒有吃虧,甚至還越打越興奮,不過慕仙他們卻有了麻煩。

    靈離痕此刻已經昏迷不醒,后背上的金翅已經破爛不堪,正被一個光頭的男子背在身上,不斷的向聚仙圣城突圍。

    這光頭男子通體金黃,化有三頭六臂,強橫的體魄不斷的碾壓阻擋的血海圣地的修士。

    正在快要沖出包圍,進入萬劍誅仙大陣的時候,血麟一臉猙獰的出現在幾人的后方。

    慕仙臉色一狠。

    “金剛,夜柔,夜晨,慕容,你們幾個護送凌大哥,我來阻擋一下血麟”

    夜晨一聽,急忙一劍斬殺一位血海圣地修士。

    “我陪你,你不是血麟的對手”

    金剛此刻滿身的鮮血,一臉殺意。

    “不行,只能留下一個人,要不然殺不出去”

    時間緊迫,眼看血海就要將他們重新包圍,可就在此刻,一聲巨大的響聲震的他們耳朵發響,忍不住回頭一看,身后的血麟灰頭土臉的從一個大坑里面爬了出來。

    臉色蒼白,嘴角掛著一絲鮮血,顯然是受了傷。

    “愣著干什么啊,趕緊撤啊”

    陳凡真是服了,自己好不容易找準機會,給了血麟一炮,阻擋了一下血麟,打算幫助慕仙他們脫離血海的包圍,可誰知道他們居然在這種情況下愣神,氣的陳凡都想要給他們一炮了。

    “快走”

    “哪里走”

    血麟此刻都要瘋了,眼看靈離痕幾個人就要被他的血海包圍了,只要拖延一會功夫,等到血海圣地的修士趕到,就算靈離痕等人再逆天,也無可奈何,可誰知道半路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不知道是什么東西,趁他不注意,轟在了他的身上,威力奇大,而且速度快的讓他反應不過來,要不是本能的運轉護體靈氣,這一下就算不死也會讓他元氣大傷。

    血麟當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昏迷的靈離痕就這樣離去。

    神色一狠,盤膝而坐,神魂出竅,融入他身后的血海當中。

    血海頓時沸騰起來,居然變化成血麟的樣子,只不過要比本體大的多。

    “給我去死吧”

    萬丈血手好像大山一般,向慕仙等人拍下,猶如烏云遮日,慕仙等人抬頭一看,視線已經被巨大的血手遮擋住。

    金剛神色一狠,這里除了他,其余聚仙四子壓根不是血麟的對手,把靈離交給夜柔。

    轉身大吼一聲,金剛的金身居然節節拔高,眨眼之間,變化作不亞于血海變化的血麟。

    金剛的六丈金身已經發揮到了極致,仿佛憤怒的佛陀,六只大手直接攔住了血麟的血色巨手。

    慕仙等人的心稍稍的放下,不過他們知道,金剛堅持不了多久。

    陳凡的心里真想罵人,這血麟也太強了吧,正面挨他一下狙擊炮,居然只是吐了口血,這是對他最大的侮辱,看到血麟的神魂與血海融合,他冷笑一聲,拿出轟天炮,瞄準血麟的肉身。

    六丈金身不愧是煉體的絕世戰術,面對血麟駕馭的萬丈血海,金剛絲毫不懼,打的血麟節節敗退,而血麟打在金剛的身上,好像給他撓癢癢一般,不起什么作用,不過,六丈金身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只不過廝殺了片刻功夫,金剛的六丈金身的金光,就變的恍惚不定。

    “金剛,你這是找死,讓靈離痕跑了,那我今天就殺了你”

    血麟被金剛的六丈金身給壓制的好慘,現在金剛馬上就要維持不住六丈金身了,可血麟卻是高興不起來,因為他最想殺的靈離痕跑掉了。

    “你給我去死吧”

    血麟抓住機會,猛然抓住金剛其中一個腦袋,打算捏爆,可隨即他的內心生出一股危機,本來輕輕一捏,就能把金剛的腦袋捏爆,可他卻是直接松開,回身直接護住自己的肉身。

    轟的一聲,血麟肉身所在的地方已經變成了百米深的大坑。

    盡管血麟的反應很快,可還是稍稍的晚了一步,沒等他完全的保護好肉身,陳凡的轟天炮就已經炸開。

    神魂與肉身緊密相連,肉身差一點被轟天炮轟的支離破碎,導致血麟的神魂不穩,仿佛隨時要潰散一般。

    由血海變化的巨人直接重新化作血海,而血麟的神魂直接回到身肉。

    查看了一下肉身,血麟頭皮發麻,雙腿雙腳已經被炸沒了,腦袋昏昏沉沉的,要不是他反應快的話,沒準他的肉身直接被陳凡給炸的四分五裂了。

    陳凡懊惱的罵了一聲。

    “血麟反應實在是太快了,不過他的肉身輕易不能動手了,除非血麟不怕死”

    這一戰持續了不長時間,等到雙方散去過后,遍地都是尸體,而且都是支離破碎,沒有一個尸是完好的,淡淡的血霧飄蕩在空中,顯示著剛才的廝殺,有多么的慘烈。

    絕大多數的尸體都是血海圣地的,而聚仙圣城的修士很少。

    聚仙圣城出戰回來的修士,第一件事情不是恢復自身的傷勢,而是一臉感激的向陳凡道謝。

    “謝謝你了,剛才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我恐怕早就身首異處了”

    一位修士滿臉的感激,剛才與他對戰的修士是化丹中期的修士,而他才是化丹初期,要不是陳凡給化丹中期一炮,讓他接機偷襲給殺了,他十有**是會死在那個修士的手上。

    “不客氣,不客氣,舉手之勞”

    等到眾人感謝過后,夜晨一臉糾結的走到他的身邊。

    “喂,陳凡是吧,剛才謝謝你啊,以前是我的不對,誤會你了,不過你可別以為我會把慕仙讓給你,頂多咱們兩個公平競爭”

    夜晨側著身子對著陳凡,對著空氣說著話。

    陳凡看到夜晨的樣子,忍不住笑了,本來他剛才都想給他一炮了,就算不坑死夜晨,也讓他掛點彩,可一想到慕仙,他最終還是放棄了。

    沒想到與血海圣地修士的廝殺剛結束,夜晨居然給他道歉來了,盡管是對著空氣說話,可夜晨這么傲嬌,能讓他這樣已經不錯了。

    本來陳凡還挺納悶的,為啥夜晨好像不怎么喜歡他,這回聽到夜晨一說,他頓時明白了。

    他哭笑不得,這小子是怕他把慕仙給搶了,沒想到夜晨這小子白白凈凈的,居然喜歡男人。

    “夜兄弟不要客氣,我不喜歡慕仙,你別誤會,我跟他只是好朋友而已”

    他喜歡女人,怎么會喜歡一個男人呢,盡管慕仙長的非常好看,如果不提前知道他的性別,壓根想不到,慕仙居然是男的。

    夜晨聽到陳凡的話,一臉驚喜。

    “兄弟,還是你夠意思,咱們倆去看看凌老大吧,這次凌老大被打的不輕”

    陳凡對靈離痕感覺很不錯,成熟,穩重,是個爺們。

    靈離痕傷的實在是太重了,渾身上下好像一個破娃娃一般,臉色蒼白,已經氣若游絲。

    “該怎么辦啊,普通的玄階療傷丹藥已經怕是不起作用了”

    慕仙神色焦急,靈離痕已經氣若游絲,在這樣下去的話恐怕就要一命嗚呼了。

    “沒辦法,帝階丹藥珍貴無比,聚仙閣是有,可只有五位閣主才能進入聚仙寶境,咱們沒有權利啊”

    金剛雖然臉色蒼白,可卻沒有大礙。

    眾人心急如焚,可卻是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靈離痕的氣息緩緩的消散,慕仙金剛等人雙眼通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從小到大的玩伴,在他們的眼前死去,而他們卻是無能為力。

    “讓一讓,讓一讓,你們在干嘛呢”

    他本來在一旁等著他們的感謝,可誰知道慕仙他們在一旁嘀嘀咕咕的,好像太討論什么事情,好奇的他忍不住湊了過來,一看究竟。

    金剛等人盡管心情很差,可對于陳凡,他們還是很感激的,要不是他,沒準他們幾個都得被血麟給拖住,然后被群攻殺死。

    “哎,凌老大快要不行了”

    聽到金剛哀傷的話,陳凡皺了皺眉頭。

    “你倒是給他吃療傷的丹藥啊,在等一會人都沒氣了”

    “玄階丹藥不管用,只有帝階丹藥才管用”

    慕仙忍不住開口,滿臉的自責,要是他當初攔住靈離痕,也不會導致現在的情況。

    靈離痕的傷實在是太重了,要比他們想象當中的還要嚴重,只不過片刻功夫,靈離痕幾乎已經斷氣了。

    慕仙與夜柔忍不住小聲的哭泣著,而金剛等人也眼含淚花,強忍淚水。

    “額,帝階丹藥,你早說啊,我有啊,只不過,不知道七轉金丹行不行”

    眾人聽到陳凡的話,全部都瞪大眼睛看著陳凡,把他到是嚇了一跳。

    沉默了一會,慕仙猶如瘋子一般。

    “趕緊拿出來啊,等會真的沒氣了”

    陳凡趕緊拿出七轉金丹,喂了靈離痕一顆,盡管很心疼,可卻沒有一絲不舍,誰讓他看靈離痕比較順眼呢?

    等到靈離痕吃了七轉金丹,眾人滿懷期待的,緊緊的盯著靈離痕,卻發現靈離痕猛然長呼一口氣,隨即沒氣了。

    金剛等人臉色一瞬間變的慘白,沒有血色。

    夜晨緊緊的抓住陳凡脖頸上的衣服。

    “你給我凌哥到底吃了什么,不是七轉金丹嘛?為何吃了你的丹藥人就沒了,快說,你是不是血海圣地派來的奸細”

    夜晨滿臉猙獰,隱隱散發一股殺意,金剛等人也都面色不善的盯著陳凡。

    只有慕仙擋在陳凡的面前。

    “不是這樣的,也許是個巧合,正巧凌大哥在吃七轉金丹的時候走了,陳凡沒有理由害凌大哥的”

    陳凡此刻是欲哭無淚,這真是見鬼了,自己好心的給了靈離痕一顆七轉金丹,可誰知道他會沒氣啊,莫非七轉金丹真的過期了?可好像也不太可能,只能怪自己太倒霉,就像慕仙所說的,趕的太巧了,沒等靈離痕服下七轉金丹,直接沒氣了。

    眾人之間的氣氛變的凝固,周圍的修士看到這一幕,盡管他們的心中對陳凡很有好感,可如果真要是像夜晨四少主所說,他們算是看走眼了。

    “我真沒想到會是這樣啊,也許這金丹過期了”

    陳凡也不確定,到底是七轉金丹的問還是靈離痕自身的問題。

    “慕仙,你到底讓不讓開”

    金剛語氣陰沉,慕仙站在陳凡的前方,他們沒有辦法出手。

    “金剛大哥,你們誤會了,他不會是誠心想要害凌大哥的”

    慕仙苦苦的哀求著,讓陳凡心中一暖,如果要是他自己,自己委屈一點也就罷了,可慕仙卻是左右為難。

    一把拉開慕仙,把他推開。

    “如果你們認為是我害了靈離痕,你們盡管動手便是,何必在這里多費口舌,不過,我要告訴你們,我沒有陷害靈離痕的意思,希望你們可以理智的思考一下”

    “我思考你妹啊”

    夜晨當頭一掌,向陳凡打去,陳凡臉色陰沉,看來今天他們認定是他害了靈離痕了。

    “既然你們這么認為,那就當我害了他好了”

    金剛聽到陳凡的話,六丈金身直接用出,手中的降魔棍化做怒吼的金剛,殺向陳凡。

    “真以為我是好欺負的?”

    功德氣運鑄成的道臺瞬間釋放功德之力,加持自身,使得陳凡的實力一瞬間突破筑基巔峰,達到化丹境界的實力。

    手中菜刀寒光四射,戰神九式針鋒相對,可金剛乃是世間少有的煉體修士,更是用出了煉體神術,六丈金身,再加上實力更是半步破丹,盡管陳凡經過妖孽的道臺加持,可對于半步破丹境界的金剛來說,還是略有不足。

    降魔棍仿佛一頭怒目金剛,力大無窮。

    陳凡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涌入他的身體,被這一股巨力逼的硬生生的后退了幾步,口中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來不及擦拭,夜晨掌中方寸之間狂風怒吼,揮手之間兩個巨大的龍卷風猶如怒龍一般,想要把陳凡撕的粉碎。

    “琉璃,合體”

    琉璃經過幾年的修養,已經恢復了當年的修為,只不過要想發揮修為,必須要借助陳凡的**,雖然她也能獨自戰斗,可她畢竟是功德氣運所構成的身體,一般的修士還好,要是修為高深,見多識廣的修士看到了,恐怕會生有歹念。

    當琉璃掌控陳凡身體的一瞬間,陳凡的氣息頓時暴漲,很快就達到了半步破丹,不過這已經是極限了,不是琉璃的實力止步于此,是因為陳凡的身體承受不住更加強大的力量。

    “哼,一群狼心狗肺的家伙,都給我去死吧”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福建31选7计划 11选5万能九码守号 pk10开奖查询 幸运28开奖结果网址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答案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总动员开奖结果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 pc蛋蛋蛋龄怎么算 海南体彩飞鱼彩票 安徽25选5预测 黑龙江11选5胆拖表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 2019年最准三尾中特 吉林体彩11选5最大遗漏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 河南快三每日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