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贗太子 >

第四百零七章 蘇醒

    震撼的一瞬間,一道劍光已至。

    “啊……”慘號聲刺耳,人影從中間疾沖而過,兩面的黑影向兩側倒,頃刻間,留下的黑衣人就應聲跌下,只余下兩個。

    去而復返的蘇子籍冷笑望著:“想走?把命給我留下!”

    “大人,有人逃了,追不追?”奚巡檢眼都紅了,壩炸了,在場的人都有責任,而自己負責巡查,責任更重,眼見著炸壩的人逃去,急急問著,心中卻是震驚,不想平時文雅的府丞,卻有這樣的武功。

    “追,你立刻派人追上去,并且聯系著所到之處的捕快、弓兵、民兵,務必要組成天羅地網。”

    “我倒不信,這些人能飛出去。”

    蘇子籍抹了一把臉,冷聲說著:“余下的人,跟我搶險救人要緊!吩咐下去,所有差役都立刻到河壩,組織民工,給我連夜把這些窟窿堵住!”

    不提奚巡檢應命而去,順便拿了兩個黑衣人,也不去聽幾個人叫苦“大人,這已經炸開了,根本堵不住啊!這里危險,還是先撤吧”,蘇子籍就要過去查看河壩被毀的情況。

    “蘇先生!”有人在這時攔住了自己,一看,卻是一個穿著蓑衣,把面孔都遮擋住的人。

    周圍幾個親兵這時拔刀出鞘,大喝:“誰,立刻站住,把蓑衣脫了。”

    蘇子籍定睛看去,就是一怔:“是你?”

    先前蘇子籍并沒有認出貝女,因他到了時,示警貝女已幻化出蓑衣,遮擋了有別于人類的容貌。

    此刻這個拔刀相助的“江湖人”走得近開了口,才被蘇子籍認出,一揮手:“你們退開些,我和她說話。”

    親兵有些遲疑退開,貝女急急上去,就壓低了聲音,第一句就是:“蘇先生,姬君渡劫,且出現了困境。”

    “什么?”蘇子籍不由頭疼,這事怎么湊在一起了?

    “現在,只有同樣修煉過蟠龍心法的您,可入夢相助姬君,為她守正僻邪,驅散試圖謀逆的小妖。”

    “旁人如我,因是妖族,縱想要相助,此時也無法靠近姬君。”見蘇子籍沉吟,她咬了下唇,將龍女瞞著蘇子籍的原因說了出來。

    “姬君其實也知自己這一次渡劫危險,更知蘇先生您可相助她渡過此劫,但因您在凡世也十分繁忙,亦是緊要關頭,她不敢也不忍勞煩蘇先生您,這才隱瞞了此事。”

    “是我不忍姬君渡劫失敗,特來稟告您這件事,還請蘇先生您能施以援手!若渡劫失敗,姬君怕是會有性命之憂!”

    蘇子籍頓時覺得十分為難。

    一方面,對龍女隱瞞自己的事,他是又氣又感動,畢竟她雖然瞞了這樣的大事,可也的確是為了他好。

    但另一方面,此時也正是順安府危急之時,龍女情況緊急,可這里同樣情況緊急,需要有人坐鎮后方。

    就在他遲疑該怎么選擇時,大雨中,有人飛奔而來。

    “報!大人,祁知府醒了!已帶著人過來了!”

    “什么?”蘇子籍這次真的震驚了,本來躺在榻上昏迷不醒的祁弘新,在這節骨眼上醒了?

    半個時辰前順安府府衙后院

    緊閉著的門窗外悶雷聲時不時響著,大雨將至,天空黑沉仿佛能擰出水,呼呼的風,吹得外面的樹瘋狂搖擺。唯有房間內,雖是油燈昏暗,但有著一種別樣的寂靜。

    臥房的榻上,緊閉著雙眸的干瘦男子,這時忽然胸口一陣劇烈震動,隨后咳嗽了起來。

    一直守著丈夫,此時才用手支著下巴打瞌睡的周夫人,猛被這劇烈咳嗽聲驚醒,忙起身過去,扶起祁弘新,外面丫鬟同時進來,捧了痰盂,讓祁弘新俯下身,咯出了堵塞著呼吸的濃痰。

    痰中帶血,看著這刺眼的血紅,周夫人心里就是一揪。

    正要扶著一直昏沉著的祁弘新重新躺下,忽然聽到靠在自己肩上的人,輕輕喚了一聲:“夫人……”

    “老爺,你醒了?!”丈夫突然醒轉,實在是巨大的驚喜,讓周夫人憔悴的臉上也迸現出光彩。

    她望著丈夫消瘦干黃的臉,心里酸澀,還要勉強露出笑容,柔聲問:“你餓不餓?渴不渴?要不要吃點東西?”

    這段時間,祁弘新每天大多用參湯肉羹維持,現在醒來,能吃些米粥,總要好過肚中無食。

    祁弘新望著自己的夫人,見她比前段時間又瘦了,此刻用這樣殷切祈求的目光望著自己,雖并不餓,可還是點了下頭:“好啊,那就有勞夫人了。”

    “快!將溫著的粥盛一碗過來!”這時,兒子也趕了過來,周夫人也不支使別人了,直接讓兒子去盛粥。

    祁簡俊哎了一聲,挑簾跑了出去,片刻就捧著一碗熱粥重新進來了。

    這位小公子這段時間也是著實體會了一把人情冷暖,祁弘新安靜看著他忙前忙后,成熟了不少,心里多少有些欣慰,可更多亦是自責。

    周夫人不假手他人,從兒子手里接過碗,就親自給祁弘新喂飯,見他吃了小半碗熱粥,額頭冒汗,臉色也漸漸紅潤起來,心里一顆大石頭落地。

    這時,外面又是幾聲悶雷,隨著咔的一道極亮的閃電,大雨傾盆而至。

    “這是……下雨了?”祁弘新沖著夫人搖了搖頭,不想再吃了,望著窗外搖晃著的樹影,問著。

    聽著這悶雷,他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當日蘇子籍的提醒。

    事情居然真的如蘇子籍所說,哎,當日果然是自己太過偏執了。

    祁簡俊從周夫人手里接過了碗,放到了不遠處,見母親沒有開口說話,父親也望著窗外發呆,他到底還年輕,一個沒忍住,就嘴快地說:“是啊,爹,這雨怕是要連著下幾天。”

    又趴在窗縫往外看去,驚嘆:“好大的雷雨!”

    說話間,又是轟隆幾聲巨響。

    下意識就是一慌的祁弘新,被周夫人一把扶住了,攔住了他掙扎往下走的動作,無奈提醒:“老爺,您是不是忘了?咱們順安府剛剛才修筑完了河壩,就是連下暴雨,也可無懼。”

    被周夫人順勢瞪了一眼的祁簡俊,這次反應挺快,接著話:“是啊,爹,您啊,就好好地養著你的身體吧!”

    “怕是您還不知道,府里傳言,說朝廷可是要給您加封官職了,您啊,只要養好身體,說不得以后還能做個宰相!到時也可以說是苦盡甘來了!”

    “休要胡說!咳咳!什么宰相不宰相……”被兒子這么一打岔,祁弘新瞪了過去,可沒教育幾句,又咳嗽了起來,周夫人忙輕輕拍打著后背。

    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