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

第2844章 該準備牌子了

    就在蕭晨跟蘇晴閑聊時,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看,眼中閃過異色。

    “你先接電話。”

    蘇晴對蕭晨說了一句,就走開了。

    “哎,不是女的,是澳城何賭王的。”

    蕭晨沖蘇晴背影喊了一聲。

    聽到蕭晨的話,蘇晴轉頭,沖他笑笑:“是女的,也沒什么。”

    蕭晨看著蘇晴的背影,扯了扯嘴角,這也太大方了吧?真不怕他再去勾搭幾個美女回來?

    可想到今晚飯桌上的情況,他身子一顫,還是算了。

    “喂,何賭王。”

    蕭晨接聽電話。

    “呵呵,蕭小友,聽說你回龍海了?”

    何賭王爽朗的笑聲,從聽筒中傳來。

    “嗯。”

    蕭晨點點頭,這何賭王真是神了,回來的時候,秦蘭剛提到他,晚上就打電話來了。

    不過想想也正常,他回龍海的消息,都已經傳開了,何賭王知道了,也很正常。

    “何賭王,最近如何?”

    “挺好,要不是蕭小友啊,我這把老骨頭,早就化成灰了。”

    何賭王感激地說道。

    “何賭王,提這些做什么……”

    蕭晨一邊說著,一邊猜測何賭王打電話的目的。

    “蕭小友,什么時候來澳城啊?你可是許久沒來了。”

    等寒暄幾句后,何賭王問道。

    “唔,我明天去港城……”

    蕭晨琢磨著,難道何賭王知道自己去港城?或者說,他跟洪家有什么消息,幫洪家說話來了?

    如果是的話,倒是有些小麻煩。

    他與何賭王的關系還算可以,真要是給洪家說話的話,他倒是不好不給面子。

    “嗯?蕭小友要去港城?那我這個電話,打得可太及時了啊。”

    何賭王有些驚訝,隨即笑道。

    “蕭小友,來澳城一趟吧,你的賭場,我可是一直讓人給你照看著呢!好歹,你也來看看,是吧?”

    聽到何賭王的話,蕭晨松口氣,看來不是為洪家來的。

    他想了想,答應下來:“行,那我在港城忙完了,就去澳城看望何賭王。”

    “哈哈,那可說好了。”

    何賭王見蕭晨答應,很是高興。

    “好。”

    蕭晨跟何賭王又聊了一陣子后,掛斷電話。

    隨后,他找到了秦蘭,把何賭王的電話說了。

    “嗯?這么巧?我們剛說他,就來電話了?”

    秦蘭也有些驚訝。

    “是啊,快趕上曹操了。”

    蕭晨點點頭。

    “既然他打電話來了,那你就去澳城看看,要不我找人跟著你?畢竟賭場什么的,你也不懂。”

    秦蘭對蕭晨說道。

    “不用,我先去看看什么情況……誰說我不懂賭場了?我是不懂賭場經營,但我懂賭博啊,我可是世界賭王。”

    蕭晨有些得意。

    “行行行,你厲害……對了,你今晚怎么著啊?去曦雨的房間?”

    秦蘭想到什么,問道。

    “啊?先不去了吧。”

    蕭晨想了想,說道。

    雖然他和牧曦雨很親密了,但實際上最后那一步,也沒有過。

    人家剛來第一晚,就去?

    再說了……昨晚剛把蘇晴拿下,今晚再去牧曦雨房間?

    有點不太好啊。

    “行吧,那你今晚自己看吧。”

    秦蘭點點頭。

    “還用看么?怎么著,也得滿足我蘭姐啊。”

    蕭晨壞笑著,抱住了秦蘭。

    “蘭姐,我覺得你該給我準備一樣東西了。”

    “什么東西?”

    秦蘭好奇。

    “牌子。”

    蕭晨認真道。

    “牌子?”

    秦蘭愣了愣。

    “干嘛用的牌子?”

    “掀牌子啊,古代皇帝不都是這么干的嘛。”

    蕭晨咧著嘴。

    聽到蕭晨的話,秦蘭翻個白眼:“那用不用我再給你準備倆太監啊?”

    “額,這個就算了,我對男人過敏,缺零件的男人,也一樣過敏。”

    蕭晨搖搖頭。

    “看把你給得瑟的,還掀牌子……真以為自己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啊?”

    秦蘭撇撇嘴。

    “唔,也差不多……要不,我再努努力?”

    蕭晨問道。

    “好啊,只要你不怕累著,不怕上演一出出‘宮斗戲',那你就盡管努力,爭取三宮六院,七十二妃。”

    秦蘭點點頭。

    “咳,那還是算了,我覺得現在就非常完美了,多一個都多了。”

    蕭晨認真道。

    “算你識相,真以為我們姐妹無限度容忍你?”

    秦蘭瞪著蕭晨。

    “就算不為我們考慮,也得為你自己身體考慮……古代皇帝,都死的早,你不知道為什么嗎?”

    “……”

    蕭晨無語,我可比古代皇帝的身體素質好太多了。

    當然了,這話他只敢心里嘀咕,不敢說出來。

    “行了,就算你不去曦雨房間睡,也該多陪陪她……”

    秦蘭拍開蕭晨抱著她的手,說道。

    “蘭姐,我覺得有你在,肯定不會有宮斗的戲碼。”

    蕭晨看著秦蘭,笑道。

    “呵,那是因為姐妹們都很好,真要是領會個我不樂意的,看我怎么弄死她的。”

    秦蘭冷笑一聲,轉身走了。

    “……”

    蕭晨看著秦蘭的背影,臉皮抖了抖,是了,這娘們……不是個心慈手軟之輩啊!

    差點都給忘了!

    等秦蘭走遠了,蕭晨去找牧曦雨了。

    秦蘭說得對,睡不睡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多陪陪。

    “蕭晨,我今天很開心。”

    牧曦雨身子靠在石頭欄桿上,從高處俯覽著整個蕭氏莊園。

    “從我見到你那一刻起,我就開心,直到這一刻。”

    “呵呵,開心就好。”

    蕭晨笑了笑,點上一支煙。

    “明天開始,你的悠閑生活就結束了,又該忙起來了。”

    “閑有閑的樂趣,忙也有忙的充實……以前就是整天忙了,以后該學著忙里偷閑才是。”

    牧曦雨說完,轉頭看著蕭晨,忽明忽暗的煙頭,映襯著他帥氣的臉龐。

    “謝謝你。”

    “謝什么,你能不生我氣,我就很開心了。”

    蕭晨笑道。

    “從來沒有真的生過你的氣,在我想要生氣時的前一秒,就已經為你找好無數個理由。”

    牧曦雨搖搖頭。

    “你說,這是不是就是愛情?”

    聽到牧曦雨的話,蕭晨看看她,笑了:“嗯。”

    “呵呵。”

    牧曦雨也笑了,兩人沒有再說話,而是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晨帶著牧曦雨離開了最高處。

    “今晚……”

    牧曦雨似乎想到什么,又有些緊張了。

    “今晚好好休息,我們……來日方長。”

    蕭晨看著她,輕聲道。

    “好。”

    牧曦雨點頭,有輕松,也有失落。

    隨后,蕭晨把牧曦雨送回了房間,去了蘇晴那里。

    再然后……他被蘇晴趕了出來。

    用蘇晴的話說,她的嗓子還沒好,還是沙啞著,她不想明天再沙啞見人。

    蕭晨無奈,只得離開。

    “唉。”

    等蕭晨離開,蘇晴心中輕嘆,這不過是理由罷了,她總不能一直霸占著他吧?

    這一刻,她有些委屈,但想到什么,又露出一絲笑容。

    蕭晨離開蘇晴那里,去找秦蘭了。

    “沒去小晴那?”

    秦蘭看著蕭晨,問道。

    “去了,她把我趕出來了。”

    蕭晨聳聳肩。

    “呵呵,所以你就跑我這里來了?要不,你先去別人那?我無所謂的。”

    秦蘭笑笑,她知道蘇晴為什么趕蕭晨出來。

    “不,就在你這兒。”

    蕭晨說著,抱住了秦蘭。

    秦蘭也沒有再推開他,兩人相擁著,倒在了沙發上。

    房間里的溫度上升,干柴烈火,燃燒著。

    一切,不可描述。

    許久許久,房間里才安靜下來。

    “這次在家,總得多停留幾天吧?”

    秦蘭靠在蕭晨身上,說道。

    “嗯?”

    蕭晨一怔,看向秦蘭。

    “怎么了?”

    “好歹……睡遍了呀。”

    秦蘭白了蕭晨一眼。

    “不得雨露均沾?”

    “額……”

    蕭晨哭笑不得,他還以為什么事兒呢。

    “行了,姐姐我很滿意你的表現,今晚就別在我這里過夜了,好累了,想睡覺了。”

    秦蘭也趕人了。

    “不是吧?”

    蕭晨無語。

    “把我當什么了?”

    “少得了便宜賣乖了,好累,走的時候,給我把門關上。”

    秦蘭說著,換了個姿勢。

    “不走。”

    蕭晨沒有離開,從后面抱緊了秦蘭。

    “累了就睡覺,我們都睡覺。”

    聽著蕭晨的話,秦蘭嘴角翹起,露出笑容。

    雖然她說讓蕭晨走,但他不走,還是讓她很開心。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

    “昨晚口口聲聲說累,結果一夜都沒怎么睡……蘭姐,你口是心非啊。”

    天亮,蕭晨看著秦蘭,說道。

    “那既然你在,閑著也是閑著,是吧?”

    秦蘭笑著,她在跟蕭晨聊這些時,向來不會不好意思。

    不光她不會不好意思,她往往能把蕭晨給聊不好意思了!

    蕭晨無奈,這是閑著也是閑著的事兒么?

    “說點正經的吧,什么時候出發?”

    秦蘭起身,開始穿衣服。

    “上午就走,小白那邊已經安排好了飛機。”

    蕭晨也起床了。

    “嗯,今晚去澳城?不回來了?”

    秦蘭問道。

    “差不多吧……蘭姐,你又有什么想法?我這次不是出去玩的啊,誰也不帶。”

    蕭晨忙說道。

    “姐妹們現在實力都不弱,又不會給你當累贅……要不你帶我師父?她還能給你幫忙呢。”

    秦蘭笑道。

    “別……蘭姐,真不用。”

    蕭晨搖頭。

    “我保證在外面老老實實的!”

    “行吧,我這可是為你著想。”

    秦蘭說完,去洗漱了。

    “……”

    蕭晨無奈搖頭,男人太難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人捕鱼比赛苹果版 靠谱的网上理财产品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山西泳坛夺金走势图 斗牛a组30万大奖20l8年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 股票配资网络销售方案 快3开奖结果吉林 亿多配资 快乐十分云南 湖北11选五合法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和值 学生炒股最少要多少钱2015 香港免费资料一起中奖 龙江福彩p62基本走势图 欢乐彩票下载腾牛网 为什么开盘前股价会变